杏坛小学语文教学>古典文学>水浒传

第八十七回 宋公明大战幽州 呼延灼力擒番将

   话说当时兀颜延寿将引二万余军马,会合了太真驸马,李
金吾二将,共领三万五千番军,整顿枪刀弓箭,一应器械完备,
摆布起身。早有探子来幽州城里,报知宋江。宋江便请军师吴用
商议:「辽兵累败,今次必选精兵猛将,前来厮杀,当以何策应
之?」吴用道:「先调兵出城,布下阵势。待辽兵来,慢慢地挑
战。他若无能,自然退去。」宋江随即调遣军马出城,离城十里
,地名方山,地势平坦,靠山傍水,排下「九官八卦阵」势。
   等候间,只见辽兵分做三队而来。兀颜小将军兵马是 旗
,太真驸马是红旗,李金吾军是青旗:三军齐到。见宋江摆成阵
势,那兀颜延寿在父亲手下,曾习得阵法,探知玄妙,便令青红
旗二军,分在左右,扎下营寨,自去中军,竖起云梯,看了宋兵
果是「九宫八卦阵」势,下云梯来,冷笑不止。左右副将问道:
「将军何故冷笑?」兀颜延寿道:「量他这个『九宫八卦阵』,
谁不省得?他将此等阵势,瞒人不过。俺却惊他则个!」令众军
擂三通画鼓,竖起将台。就台上用两把号旗招展,左右列成阵势
已了,下将台来。上马,令首将哨开阵势,亲到阵前,与宋江打
话。那小将军怎生结束,但见:
    戴一顶三叉如意紫金冠,穿一件蜀锦团花白银铠。足穿
    四缝鹰嘴抹绿靴,腰系双环龙角黄 带。蚪螭吞旗打将
    鞭,霜雪裁锋杀人剑。左悬金画宝雕弓,右插银嵌狼牙
    箭。使一枝画杆方天戟,骑一匹铁脚枣骝马。
   兀颜延寿勒马直到阵前,高声叫道:「你摆『九宫八卦阵
』,待要瞒谁?你却识得俺的阵麽?」宋江听的番将要 阵法,
叫军中竖起云梯。宋江,吴用,朱武上云梯观望了辽兵阵势,三
队相连,左右相顾。朱武早已认得,对宋江道:「此『太乙三才
阵』也。」宋江留下吴用同朱武在将台上,自下云梯来,上马出
到阵前,挺鞭直指辽将,喝道:「量你这『太乙三才阵』,何足
为奇!」兀颜小将军道:「你识吾阵,看俺变法,教汝不识。」
勒马入中军,再上将台,把号旗招展,变成阵势。吴用,朱武在
将台上看了,此乃变作「河洛四象阵。」使人下云梯来,回覆宋
江知了。兀颜小将军再出阵门,横戟问道:「还识俺阵否?」宋
江答道:「此乃变出『河洛四象阵。』」那兀颜小将摇著头冷笑
,再入阵中,上将台,把号旗左招右展,又变成阵势。吴用,朱
武在将台上看了。朱武道:「此乃变作『循环八卦阵』。」再使
人报与宋江知道。那小将军再出阵前,高声问道:「还能识吾阵
否?」宋江笑道:「料只是变出『循环八卦阵』,不足为奇!」
   小将军听了,心中自忖道:「俺这几个阵势,都是秘传来
的,不期都被此人识破。宋兵之中,必有人物!」兀颜小将军再
入阵中,下马上将台,将号旗招展,左右盘旋,变成个阵势:四
边都无门路,内藏八八六十四队兵马。朱武再上云梯看了,对吴
用说道:「此乃是武侯『八阵图』,藏了首尾,人皆不晓。」便
著人请宋公明到阵中,上将台,看这阵法。「休欺负他!辽兵这
等阵图,皆得传授。此四阵皆从一派传流下来,并无走移。先是
『太乙三才』,生出『河洛四象』,『四象』生出『循环八卦』
,『八卦』生出八八六十四卦,已变为『八阵图』:此是循环无
比,绝高的阵法。」宋江下将台,上战马,直到阵前。小将军搠
戟在手,勒马阵前,高声大叫:「能识俺阵否?」宋江喝道:「
汝小将年幼学浅,如井底之蛙,只知此等阵法,以为绝高。量这
藏头八阵图法瞒谁?瞒吾大宋,小儿也瞒不过!」兀颜小将军道
:「你虽识俺阵法,你且排一个奇异的阵势,瞒俺则个!」宋江
喝道:「只俺这『九宫八卦阵』势,虽是浅薄,你敢打麽?」小
将军大笑道:「量此等小阵,有何难哉!你军中休放冷箭,看咱
打你这个小阵!」
   且说兀颜小将军便传将令,教太真驸马,李金吾,各拨一
千军,待俺打透阵势,便来策应。传令已罢,众军擂鼓。宋兵已
传下将令,教军中整挡三通战鼓,门旗两开,放打阵的小将入来
。那兀颜延寿带本部下二十来员牙将,一千披甲马军,用手 弄
,当日属火,不从正南离位上来,带了军马,转过右边,从西方
兑位上,荡开白旗,杀入阵内,後面的被弓箭手射住,止有一半
军马入的去,其余都回本阵。
   却说小将军走到阵里,便奔中军,只见中间白荡荡如银墙
铁壁,团团围住小将军。那兀颜延寿见了,惊的面如土色,心中
暗想,阵里那得这等城子。便教四边且打通旧路,要杀出阵来。
众军回头看时,白茫茫如银海相似,满地只听的水响,不见路径
。小将军甚慌,引军杀投南门来,只见千团火块,万缕红霞,就
地面滚,并不见不个军马。小将军那里敢出南门,刺斜里杀投东
门来,只见带叶树木,连枝山柴,交横塞满地下,两边都是鹿角
,无路可进。却转过北门来,又见黑气遮天,乌云蔽日,伸手不
见掌,如黑暗地狱相似。
   那兀颜小将军在阵内,四门无路可出,心中疑道:「此必
是宋江行持妖法。休问怎生,只就这里死撞出去。」众军得令,
齐声呐喊,杀将出去。旁边撞出一员大将,高声喝道:「孺子小
将,走那里去!」兀颜小将军欲待来战,措手不及,脑门上早飞
下一鞭来。那小将军眼明手快,便把方天戟来拦住。只听得双鞭
齐下,早把戟杆折做两段。急待挣扎,被那将军扑入怀内,轻舒
猿臂,款扭狼腰,把这兀颜小将军活捉过去,拦住後军,都喝下
马来。众军黑天摸地,不辨东西,只得下马受降。 住小将军的
,不是别人,正是虎军大将「双鞭」呼延灼。当时公孙胜在中军
作法,见报捉了小将军,便收了法术,阵中仍复如旧,青天白日。
   且说太真驸马并李金吾将军,各引兵一千,只等阵中消息
,便要来策应;却不想不见些动静,不敢杀过来。宋江出到阵前
,高声喝道:「你那两军不降,更待何时?兀颜小将已被吾生擒
在此!」喝令群刀手簇出阵前。李金吾见了,一骑马,一条枪,
直赶过来,要救兀颜延寿。却有「霹雳火」秦明正当前部,飞起
狼牙棍,直取李金吾。二马相交,军器并举,两军齐声呐喊。李
金吾先自心中慌了,手段缓急差迟,被奏明当头一棍,连盔透顶
,打的粉碎。李金吾颠下马来。太真驸马见李金吾输了,引军便
回。宋江催兵掩杀,辽兵大败奔走。夺得战马三千余匹,旗 剑
戟,弃满川谷。宋江引兵迳望燕京进发,直欲长驱席卷,以复王
封。
   却说辽兵败残人马,逃回辽国,见了兀颜统军,禀说小将
军去打宋兵阵势,被他活捉去了;其余牙将,尽皆归降;李金吾
亦被他那里一棍打死;太真驸马逃得性命,不知去向。兀颜统军
听了大惊,便道:「吾儿自小习学阵法,颇知玄妙。宋江那厮,
把甚阵势,捉了吾儿?」左右道:「只是个『九宫八卦阵』势,
又无甚希奇。俺这小将军,布了四个阵势,都被那蛮子识破了。
临了,对俺小将军说道:『你识我九宫八卦阵,你敢来打麽?』
俺小将军便领了千百骑马军,从西门打将入去,被他强弓硬弩射
住,只有一半人马,能勾入去,不知怎生被他生擒活捉了。」
   兀颜统军道:「量这个『九宫八卦阵』,有甚难打,必是
被他变了阵势。」众军道:「俺们在将台上,望见他阵中,队伍
不动,旗 不改,只见上面一派黑云,罩定阵中。」兀颜统军道
:「恁的必是妖术。吾不起军,这厮也来。若不取胜,吾当自刎
!谁敢与吾作前部先锋,引兵前去?俺驱大队,随後便来。」帐
前转过二将齐出,「某等两个,愿为前部。」一个是番官琼妖纳
延,一个是燕京骁将,姓寇,双名镇远,兀颜统军大喜,便道:
「你两个小心在意,与吾引一万军兵,作前部先锋,逢山开路,
遇水叠桥。吾引大军,随後便到。」
   且不说琼寇二将起身,作先锋开路,却说兀颜统军,随即
整点本部下十一曜大将,二十八宿将军,尽数出征。先说那十一
曜大将:
    「太阳星」御弟大王耶律得重,引兵五千。
    「太阴星」天寿公主答里孛,引女兵五千。
    「罗□星」皇侄耶律得荣,引兵三千。
    「计都星」皇侄耶律得华,引兵三千。
    「紫星」皇侄耶律得忠,引兵三千。
    「月孛星」皇侄耶律得信,引兵三千。
    「东方青帝水星」大将只儿拂郎,引兵三千。
    「西方太白金星」大将乌利可安,引兵三千。
    「南方荧惑火星」大将洞仙文荣,引兵三千。
    「北方玄武水星」大将曲利出清,引兵三千。
    「中央镇星土星」上将都统军兀颜光,总领各飞兵马首
    将五千,镇守中坛。
兀颜统军再点部下那二十八宿将军:
    「角木蛟」孙忠    「亢金龙」张起
    「氐土貉」刘仁    「房日兔」谢武
    「心月狐」裴直    「尾火虎」顾永兴
    「箕水豹」贾茂    「斗水獬」萧大观
    「牛金牛」薛雄    「女土蝠」俞得成
    「虚日鼠」徐威    「危月燕」李益
    「室火 」祖兴    「璧水□」成珠那海
    「奎木狼」郭永昌   「娄金狗」阿哩义
    「胃土雉」高彪    「昂日鸡」顺受高
    「毕月乌」国永泰   「觜火猴」潘异
    「参水猿」周豹    「井水犴」童里合
    「鬼金羊」王景    「柳土獐」雷春
    「星日马」卡君保   「张月鹿」李复
    「翼火蛇」狄圣    「轸水蚓」班古儿
   那兀颜光整点就十一曜大将,二十八宿将军,引起大队军
马精兵二十余万,倾国而起,奉请狼主御驾亲征,有古风一篇为
证:
    羊角风旋天地黑,黄沙漠漠云阴涩。契丹兵动山岳摧,
    万里乾坤皆失色。狂嘶骏马坐胡儿,跃溪超岭流星驰。
    搀枪发光天狗吠,迷离毒雾奔群魑。宝雕弓挽乌龙脊,
    雪刃霜刀映寒日。万片霞光锦带旗,千池荷叶青毡笠。
    胡笳齐和天山歌,鼓声震起白骆驼。番王左右持绣斧,
    统军前後挥金戈。绣斧金戈势相亚,打围一路无禾稼。
    海青放起鸿鹄愁,豹子鸣时神鬼怕。幽州城下如沸波,
    连营列骑精兵多。罡星天遣除妖□,纷纷宿曜如予何。
   且不说兀颜统军兴起大队之师,卷地而来。再说先锋琼寇
二将,引一万人马,先来进兵。早有细作报与宋江,这场厮杀不
小。宋江听了大惊,传下将令,一面教取卢俊义部下尽数军马,
一面又取檀州,蓟州旧有人员,都来听调。就请赵枢密前来监战
。再要水军头目,将带水手人员,尽数登岸,都到霸州取齐,陆
路进发。
   水军头领护持赵枢密在後而来,应有军马,尽在幽州。宋
江等接见赵枢密,参拜已罢,赵枢密道:「将军如此劳神,国之
柱石,名传万载。下官回朝,於天子前必当重保。」宋江答道:
「无能小将,不足挂齿。上托天子洪福,下赖元帅虎威,偶成小
功,非人能也!今有探细人报来就里,闻知辽国兀颜统军,起二
十万军马,倾国而来。兴亡胜败,决此一战。持请枢相另立营寨
,於十五里外屯扎,看宋江施犬马之劳,与众弟兄并力向前,决
此一战。」赵枢密道:「将军善觑方便。」
   宋江遂辞了赵枢密,与同卢俊义引起大兵,转过幽州地面
所属永清县界,把军马屯扎,下了营寨;聚集诸将头领,上帐同
坐,商议军情大事。宋江道:「今次兀颜统军亲引辽兵,倾国而
来,决非小可!死生胜负,在此一战!汝等众兄弟,皆宜努力向
前,勿生退悔。但得微功,上达朝廷,天子恩赏,必当共享。」
众皆起身,都道:「兄长之命,谁敢不依!」正商议间,小校报
来,有辽国使人下战书来。宋江教唤至帐下,将书呈上。宋江拆
书看了,乃是辽国兀颜统军帐前先锋使琼寇二将军,统前部兵马
,相期来日决战。宋江就批书尾,回示来日决战,叫与来使酒食
,放回本寨。
   此时秋尽冬来,军披重铠,马挂皮甲,尽皆得时。次日,
五更造饭,平明拔寨,尽数起行。不到四五里,宋兵果与辽兵相
迎。遥望  旗影里,闪出两员先锋旗号来。战鼓喧天,门旗开
处,那个琼先锋当先出马。怎生打扮,但见:
    头戴鱼尾卷云镔铁冠;披挂龙鳞傲霜嵌缝铠;身穿石榴
    红锦绣罗袍;腰系荔枝七宝黄金带;足穿抹绿鹰嘴金线
    靴;腰悬链银竹节熟钢鞭。左挂硬弓,右悬长箭。马跨
    越岭巴山兽,枪把翻江搅海龙。
   当下那个琼妖纳延,横枪跃马,立在阵前。宋江在门旗下
看了琼先锋如此英雄,便问:「谁与此将交战?」当下「九纹龙
」史进提刀跃马,出来与琼将军挑 。战马相交,军器并举。二
将 到三十二合,史进一刀却砍个空,吃了一惊,拨回马望本阵
便走。琼先锋纵马赶来。宋兵阵上「小李广」花荣正在宋江背後
,见输了史进,便拈起弓,搭上箭,把马挨出阵前,觑得来马较
近,飕的只一箭,正中琼先锋面门,翻身落马。史进听得背後坠
马,霍地回身,复上一刀,结果了琼妖纳延。
   那寇先锋望见砍了琼先锋,怒从心起,跃马提枪,直出阵
前,高声大骂:「贼将怎敢暗算吾兄!」当有「病尉迟」孙立飞
马直出,迳来奔寇镇远。军中战鼓喧天,耳畔喊声不绝。那孙立
的金枪,神出鬼没。寇先锋 不过二十余合,勒回马便走;不敢
回阵,恐怕撞动了阵脚,绕阵东北而走。孙立正要建功,那里肯
放,纵马赶去。寇先锋去得远了,孙立在马上带住枪,左手拈弓
,右手取箭,搭上箭,拽满弓,觑看寇先锋後心较亲,只一箭,
那寇将军听的弓弦响,把身一倒,那枝箭却好射到,顺手只一绰
,绰了那枝箭。孙立见了,暗暗地喝采。寇先锋冷笑道:「这厮
卖弄弓箭!」便把那枝箭咬在口里,自把枪带在了事环上,急把
左手取出硬弓,右手就取那枝箭,搭上弦,扭过身来,望孙立前
心窝里一箭射来。孙立早已偷眼见了,在马上左来右去。那枝箭
到胸前,把身望後便倒,那枝箭从身上飞过去了。这马收勒不住
,只顾跑来。
    寇先锋把弓穿在臂上扭回身,且看孙立倒在马上。寇先
锋想道:「必是中了!」原来孙立两腿有力,夹住宝铠,倒在马
上,故作如此,却不坠下马来。寇先锋勒转马,要来捉孙立。两
个马头,却好相迎著,隔不的丈尺来去,孙立却跳将起来,大喝
一声。寇先锋吃了一惊,便回道:「你只躲得我箭,须躲不得我
枪。」望孙立胸前,尽力一枪搠来,孙立挺起胸脯,受他一枪。
枪尖到甲,略侧一侧,那枪从肋窝里放将过去。那寇将军却扑入
怀里来。孙立就手提起腕上虎眼钢鞭,向那寇先锋脑袋上飞将下
来,削去了半个天灵骨。那寇将军做了半世番官,死於孙立之手
,尸骸落於马前。孙立提枪回来阵前。宋江大纵三军,掩过对阵
来。辽兵无主,东西乱窜,各自逃生。
   宋江正赶之间,听的前面连珠炮响,宋江便教水军头领,
先引一枝军卒人马,把住水口。差花荣,秦明,吕方,郭盛骑马
上山顶望时,只见垓垓攘攘,番军人马,盖地而来。正是鸣□如
雷奔卢骑,扬尘若雾涌胡兵。毕竟来的番军是何处人马,且听下
回分解。  

[上一篇]    [关闭窗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