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坛小学语文教学>古典文学>水浒传

第九十六回 幻魔君术窘五龙山 入云龙兵围百谷岭

    话说宋阵里破乔道清妖术的那个先生,正是“入云龙”公孙胜。他在卫州接了宋先锋将
令,即同王英,张清,解珍,解宝,星夜赶到军前。入寨参见了宋先锋,恰遇乔道清逞弄妖
法,战败樊瑞。那日是二月初八日,干支是戊午,戊属土。当下公孙胜就请天干神将,克破
那壬癸水,扫荡妖氛,现出青天白日。宋江,公孙胜两骑马同到阵前,看见乔道清羞惭满
面,领军马望南便走。公孙胜对宋江道:“乔道清法败奔走,若放他进城,便根深固柢。兄
长疾忙传令,教徐宁,索超,领兵五千,从东路抄至南门,绝住去路;王英,孙新,领兵五
千,驰往西门截住。如遇乔道清兵败到来,只截住他进城的路,不必与他杀。”宋江依计传
令,分拨众将遵令去了。
    此时兀是巳片时分,宋江同公孙胜统领林銶,张清,汤隆,李云,扈三娘,顾大嫂七个
头领,军马二万,赶杀前来。北将雷震等保护乔道清,且战且走。前面又有军马到来,却是
孙琪,聂新领兵接应,合兵一处。刚到五龙山寨,听得后面宋兵鸣锣擂鼓,喊杀连天,飞赶
上来。孙琪道:“国师入寨驻扎,待孙某等与他决一死战。”乔道清在众将面前夸了口,况
且自来行法,不曾遇着对手,今被宋兵追迫,十分羞怒,便对孙琪道:“你们且退后,待我
上前拒敌。”即便勒兵列阵,一马当先,雷震等将簇拥左右。乔道清高叫:“水草寇,焉得
这般欺负人?俺再与你决个胜败。”原来乔道清生长泾原,是极西北地面,与山东道路遥
远,不知宋江等众兄弟详细。
    当下宋阵里把旗左招右展,一起一伏,列成阵势,两阵相对,吹动画角,战鼓齐鸣。南
阵里黄旗磨动,门旗开处,两骑马出阵:中间马上,坐着山东“呼保义”“及时雨”宋公
明,左手马上,坐的是“入云龙”公孙一清,手中仗剑,指着乔道清说道:“你那学术,都
是外道,不闻正法,快下马归顺!”乔道清仔细看时,正是那破法的先生,但见:
    星冠攒玉,鹤氅缕金。九宫衣服灿云霞,六甲风雷藏宝诀。腰系杂色彩丝□,手仗松纹
古定剑。穿一双云缝赤朝鞋,骑一匹黄昂首马。八字神眉杏子眼,一部掩口落腮须。
    当下乔道清对公孙胜道:“今日偶尔行法不灵,我如何便降服你?”公孙胜道:“你还
敢逞弄那鸟术么?”乔道清喝道:“你也小觑俺,再看俺的法!”乔道清抖搂精神,口中念
念有词,把手望费珍一招,只见费珍手中执的那条点钢,却似被人劈手一夺的,忽地离了
手,如腾蛇般飞起,望公孙胜刺来。公孙胜把剑望秦明一指,那条狼牙棍,早离了手,迎着
钢,一往一来,风般在空中相礩:两军迭声喝采。猛可的一声响,两军发喊,空中狼牙棍,
把打落下来,的一声,倒插在北军战鼓上,把战鼓搠破;那司战鼓的军士,吓得面如土色。
那条狼牙棍,依然复在秦明手中,恰似不曾离手一般,宋军笑得眼花没缝。公孙胜喝道:
“你在大匠面前弄斧!”
    乔道清又捏诀念咒,把手望北一招,喝声道:“疾!”只见北军寨后,五龙山凹里,忽
的一片黑云飞起,云中现出一条黑龙,张鳞鼓鬣,飞向前来。公孙胜呵呵大笑,把手也望五
龙山一招,只见五龙山凹里,如飞电般掣出一条黄龙,半云半雾,迎住黑龙,空中相礩。乔
道清又叫:“青龙快来!”只见山顶上飞出一条青龙,随后又有白龙飞出,赶上前迎住。两
军看得目瞪口呆。乔道清仗剑大叫:“赤龙快出帮助!”须臾,山凹里又腾出一条赤龙,飞
舞前来。五条龙向空中乱舞,正按着金、木、水、火、土五行,互生互克,搅做一团。狂风
大起,两阵里捧旗的军士,被风卷动,一连颠翻了数十个。
    公孙胜左手仗剑,右手把麈尾望空一掷,那麈尾在空中打个滚,化成鸿雁般一只鸟飞起
去。须臾,渐高渐大,扶摇而上,直到九霄空里,化成个大鹏,翼若垂天之云,望着那五条
龙扑击下来。只听得刮剌剌的响,却似青天里打个霹雳,把那五条龙扑打得鳞散甲飘。原来
五龙山有段灵异,山中常有五色云现。龙神托梦居民,因此起建庙宇,中间供个龙王牌位;
又按五方,塑成青、黄、赤、黑、白五条龙,按方向蟠旋于柱,都是泥塑金装,彩画就的。
当下被二人用法遣来相礩,被公孙胜用麈尾化成大鹏,将五条泥龙,搏击的粉碎,望北军头
上,乱纷纷打将下来。北军发喊,躲避不迭,被那年久干硬的泥块,打得脸破额穿,鲜血迸
流,登时打伤二百余人,军中乱撺。乔道清束手无术,不能解放。半空里落下个黄泥龙尾,
把乔道清劈头一下,险些儿将头打破,把个道冠打。公孙胜把手一招,大鹏寂然不见,麈
尾仍归手中。
    乔道清再要使妖术时,被公孙胜运动“五雷正法”的神通,头上现出一尊金甲神人,大
喝:“乔冽下马受缚!”乔道清口中喃喃呐呐的念咒,并无一毫儿灵验,慌得乔道清举手无
措,拍马望本阵便走。林銶纵马捻矛赶来,大喝:“妖道休走!”北阵里倪麟提刀跃马接
住。雷震骤马挺戟助战,这里汤隆飞马,使铁瓜架住,两军迭声呐喊,四员将两对儿在阵前
杀。倪麟与林銶礩过二十余合,不分胜败。林銶觑个破绽,一矛搠中马腿,那马便倒,把倪
麟颠翻下来,被林銶向心窝卡察的一搠死。雷震正与汤隆战到酣处,见倪麟落马,卖个破
绽,拨马便走,被汤隆赶上,把铁瓜照顶门一下,连盔带头打碎,死于马下。宋江将鞭梢一
指,张清,李云,扈三娘,顾大嫂,一齐冲杀过来;北军大乱,四散乱撺逃生,杀死者甚
众。
    孙琪,聂新,费珍,薛灿保护乔道清,弃了五龙山寨,领兵欲进昭德。转过山坡,离城
尚有六七里,只听得前面战鼓喧天,喊声大振,东首小路撞出一彪兵来,当先二将,乃是
“金手”徐宁,“急先锋”索超。两军未及交锋,昭德城内,见城外杀,守将戴美,翁奎领
兵五千,开南门出城接应,徐宁,索超分头拒敌。索超分兵二千,向北抵敌,戴美当先,与
索超礩十余合,被索超挥金蘸斧,砍为两段。翁奎急领兵入城,索超赶杀上去,杀死北军一
百余人,直赶至南门城下,翁奎兵马已是进城去了。急拽起吊桥,紧闭城门,城上擂木炮
石,如雨般打将下来,索超只得回兵。
    再说徐宁领兵三千,拦住北军去路。北军虽是折了一阵,此时尚有二万余人,孙琪,聂
新二将,敌住徐宁兵马;费珍,薛灿无心恋战,领五千兵马,保护乔道清投西奔走。这里徐
宁力敌孙琪,聂新二将,被北军围里上来,正是寡不敌众,看看围在垓心。却得索超,宋江
南北两路兵都到,孙琪,聂新当不得三面攻击。聂新被徐宁一金刺中左臂,坠于马下,被人
马践踏如泥;孙琪夺路要走,被张清赶上,手起一,搠中后心,撞下马来。北兵大败亏输,
三万军马,杀死大半。杀得横遍野,流血成河,弃下金鼓旗,盔甲马匹无数,其余兵马,四
散逃走去了。
    宋江,公孙胜,林銶,张清,汤隆,李云,扈三娘,顾大嫂,与徐宁,索超,合兵一
处,共是二万五千,闻乔道清,同费珍,薛灿领五千兵马,望西逃遁,欲上前追赶。此时已
是申牌时分,兵马鏖战一日,饥饿困罢,宋先锋正欲收兵回寨食息,忽报军师吴用知宋先锋
等兵马鏖战多时,特令樊瑞,单廷,魏定国,整点兵马一万,准备火把火炬,前来接应。宋
先锋大喜。公孙胜道:“既有这枝军马,兄长同众头领回寨食息,小弟同樊、单、魏三位头
领,领兵追赶乔道清,务要降服那。”宋江道:“赖贤弟神功,解救灾厄。贤弟远来劳顿,
同回大寨歇息了,明日却再理会。乔道清这,法破计穷,料无他虞。”
    公孙胜道:“兄长有所不知。本师罗真人常对小弟说:『泾原有个乔冽,他有道骨,曾
来访道,我暂且拒他,因他魔心正重,亦是下土生灵造恶,杀运未终。他后来魔心渐退,机
缘到来,遇德而服。恰有机缘遇汝,汝可点化他,后来亦得了悟玄微,日后亦有用着他
处。』小弟在卫州,遵令前来,于路问妖人来历,张将军说降将耿恭知他备细,道是乔道清
即泾县乔冽。适见他的法,与小弟比肩相似,小弟却得本师罗真人传授『五雷正法』,所以
破得他的法。此城叫做昭德,合了本师『遇德魔降』的法语。若放他逃遁,倘此人堕陷魔
障,有违本师法旨。此机会不可错过,小弟即刻就领兵追赶,相机降服他。”只一席话,说
得宋江心胸豁然,称谢不已。当下同众将统领军马,回营食息。公孙胜同樊瑞,单廷,魏定
国,统领一万军马,追赶乔道清不题。
    再说乔道清同费珍,薛灿,领败残兵马五千,奔窜到昭德城西,欲从西门进城,猛听得
鼓角齐鸣,前面密林后飞出一彪军来,当先二将,乃是“矮脚虎”王英,“小尉迟”孙新,
领五千兵,排开阵势,截住去路。费珍,薛灿抵死冲突。孙新,王英奉公孙一清的令,只不
容他进城,却不来赶杀,让他望北去了。城中知乔道清术窘,大败亏输,宋兵势大,惟恐城
池有失,紧紧的闭了城门,那里敢出来接应。
    无移时,孙新,王英见公孙胜同樊瑞,单廷,魏定国,领兵飞赶上来。公孙胜道:“两
位头领,且到大寨食息,待贫道自去赶他。”孙新,王英依令回寨。此时已是酉牌时分。却
说乔道清同费珍,薛灿,领败残兵,急急如丧家之狗,忙忙似漏网之鱼,望北奔驰。公孙胜
同樊瑞,单廷,魏定国,领兵一万,随后紧紧追赶。公孙胜高叫道:“乔道清快下马降顺,
休得执迷!”乔道清在前面马上高声答道:“人各为其主,你何故逼我太甚?”此时天色已
暮,宋兵燃点火炬火把,火光照耀如白昼一般。乔道清回顾左右,止有费珍,薛灿及三十余
骑;其余人马,已四散逃窜去了。
    乔道清欲拔剑自刎,费珍慌忙夺住道:“国师不必如此。”用手向前面一座山指道:
“此岭可以藏匿。”乔道清计穷力竭,随同二将驰入山岭。原来昭德城东北,有座百谷岭,
相传神农尝百谷处。山中有座神农庙。乔道清同费薛二将,屯扎神农庙中,手下止有十五六
骑。只因公孙胜要降服他,所以容他遁入岭中;不然,宋兵赶上,就是一万个乔道清,也杀
了。话不絮繁。却说公孙胜知乔道清遁入百谷岭,即将兵马分四路,扎立营寨,将百谷岭四
面围住。至二更时分,忽见东西两路火光大起,却是宋先锋回寨,复令林銶,张清,各领兵
五千,连夜哨探到来。与公孙胜合兵一处,共是二万人马,分头扎寨,围困乔道清不题。
    且说宋江次日探知乔道清被公孙胜等将兵马围困于百谷岭,即与吴学究计议攻城;传令
大兵拔寨起营,到昭德城下。宋江分拨将佐到昭德,围的水不通。城中守将叶声等,坚守城
池。宋兵一连攻打二日,城尚不破。宋江城南寨中,见攻城不下,十分忧闷,李逵等被陷,
不知性命如何,不觉潸然泪下。军师吴用劝道:“兄长不必烦闷,只消用几张纸,此城唾手
可得。”宋江忙问道:“军师有何良策?”当下吴学究不慌不忙,叠着两个指头,说出这条
计来。有分教,兵不血刃孤城破,将士投戈百姓安。毕竟吴学究说出甚么来,且听下回分
解。

[上一篇]    [关闭窗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