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杏坛小学语文教学>寓言>拉封丹寓言
第一卷
 
狼与狗 褡裢 燕子与小鸟 坐享其成
唤来死神 巧舌如簧 狮子与牛虻 鸽子与蚂蚁
公鸡和狐狸 伪装成牧羊人的狼 酒鬼和老婆 狼群与羊群
仓库里的黄鼠狼 猫和谨慎的老鼠 牧羊人与海 园主与官员
驴子与小狗 孔雀毛装扮的八哥 骆驼和漂浮的木头 青蛙和老鼠

狼与狗
一只骨瘦如柴的狼,因狗总是跟它过不去,好久没有找到一口吃的了。 这天遇到了一只高大威猛但正巧迷了路的狗,狼真恨不得扑上去把它撕成碎片,但又寻 思自己不是对手。于是狼满脸堆笑,向狗讨教生活之道,话中充满了恭维,诸如仁兄保养得 好显得年轻,真令人羡慕云云。 狗神气地说:“师傅领近门,修行靠个人,你要想过我这样的生活,就必须离开森林。 你瞧瞧你那些同伴,都像你一样脏兮兮饿死鬼一样,生活没有一点保障,为了一口吃的都要 与别人拼命。学我吧,包你不愁吃和喝。” “那我可以做些什么呢?”狼疑惑地眨巴着眼问。 “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摇尾乞怜,讨好主人,把讨吃要饭的人追咬得远远的,你就可 以享用美味的残羹剩饭,还能够得到主人的许多额外奖赏。” 狼沉浸在这种幸福的体会中,不觉眼圈都有些湿润了,于是它跟着狗兴冲冲地上了路。 路上,它发现狗脖子上有一圈皮上没有毛,就纳闷地问: “这是怎么弄的?” “没有什么!” “真的没有什么?” 狗搪塞地说:“小事一桩。” 狼停下脚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 “很可能是拴我的皮圈把脖子上的毛磨掉了。” “怎么!难道你是被主人拴着生活的,没有一点自由了吗?”狼惊讶地问。 “只要生活好,拴不拴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还没有关系?不自由,不如死。吃你这种饭,给我开一座金矿我也不干。” 说罢这话,饿狼扭头便跑了。
褡裢
有一天,神王朱庇特说:“所有动物听旨,如果谁对自己相貌形体有意见,今天可以提 出来,我将想办法给予修正。”神王对猴子说:“猴子过来,你先说,你与他们比,觉得谁 最美,你满意你的形象吗?” 猴子回答说:“我的四肢完美,相貌至今也无可挑剔,十分地满意。比较而言,我的熊 老弟长相粗笨,它若相信我的话,这辈子恐怕是不愿看见自己的模样了。” 这时,熊蹒跚地走上前来,大伙以为它会承认自己相貌不扬,谁知它却吹嘘自己外表, 同时又在评论大象,说是尾巴太短,耳朵又太大,身体蠢笨得简直没有美感可言。 老实的大象听了此番话,言辞恳切地回答:“以我的审美观来看问题,海中的鲸要比我 肥胖多了。” 这时细小的蚂蚁抢着说:微生物是那么的小,和它们比,我可是一个巨人。 这些动物在宫中互相指责,却没有一个肯说自己的不是之处,神王朱庇特只好挥手让它 们退下。 正像这些动物一样,我们人在这一点上表现得更加突出,看别人的表现,鸡蛋里能挑出 骨头;看自己则是再丑也是自己的孩子好。我们容忍自己却不会宽容别人,就像戴上了一副 变色镜。好比万能的造物主给我们每人做了个装东西的褡裢,古往今来,人们总是习惯把自 己的缺点藏在褡裢后面的口袋里,而把前面的口袋留着装别人的缺点。
燕子与小鸟
一只燕子在飞行途中学到了不少的知识,俗话说,行千里路读万卷书嘛。 这只燕子已能预见到常见的雷雨了,因此在暴风雨袭来之前,它能向航行在海上的水手 发出警报。 播种的季节里,它看到农民在耕种,便对小鸟说:“我看到了潜在的危险,我很同情你 们。因为面对这一危险,我可以及早远远地躲开,到一个安宁的地方生活。可你们不行,你 们看到在空中挥动的手,它撒下的东西,用不了多久就会毁掉你们,各种捕捉你们的工具都 会出现,到处都是陷井,你们不是身陷鸟笼就是等下油锅,反正是死路一条啊!”燕子顿了 一下接着说,“所以请你们相信我,赶快把那些该死的种子全吃掉。” 小鸟觉得燕子说的疯话十分可笑,因为大田里可吃的东西太多了,区区种子值得劳神吃 吗? 转眼间,大田里长出了绿油油的苗,燕子着急地对小鸟说:“趁还没有结出可恶的果 实,赶紧把这些苗统统拔掉,不然的话,遭秧的是你们大家。” “你这个预言灾祸的丧门星,别整天瞎唠叨!”鸟儿不耐烦听它的预报,“要知道,这 样的好差事没有上千只鸟是做不了的!” 庄稼就要成熟了。燕子痛心疾首地来相告:“可怕的日子就要来到,至今你们还不相信 我,一旦人们收割完庄稼,秋闲下来的农民将拿你们开刀,等着你们的是捕鸟的夹子和罗 网。你们最好呆在家里别乱跑,要么学候鸟飞到温暖的南方,可你们又不能越过沙漠和海洋 去寻找其它的地方。你们最好找些隐敝的墙洞躲起来。” 小鸟把燕子的忠告全当了耳边风,于是当年先知卡桑德拉不幸言中的悲剧发生了。小鸟 就像七嘴八舌不听劝阻的特洛伊人一样落得了同样悲惨的结局。 人们只听得进和自己看法一致的意见,只有当大难临头时才体会到忠言逆耳利于行。
坐享其成
为着一头偷窃来的毛驴,两个窃贼吵得不可开交,一个想留下来驮货,而另一个却想把 它卖掉换几个钱用。 正当两人拳脚相交,大打出手的时候,第三个贼把这头驴顺手牵跑了。 驴子就像一个弱小的国家,而窃贼就是一帮昏君,正如封建制的土耳其、匈牙利和特兰 西瓦尼亚等国土地之争一样。所不同的是,窃贼不止两个,分赃之争也就经常发生,在这争 得昏天黑地的当口,另一个窃贼突然光顾,牵走了毛驴而坐享其成。
唤来死神
一个疲惫的砍柴人,背负着一大捆柴。他不堪岁月和柴木的重负,呻吟着挪动那沉重的 脚步,弯着腰朝山下低矮的小屋走去。他终于走不动了,痛苦之中放下柴木,想起了自己走 过的坎坷人生: 从降生到这个世界他就不曾有过幸福,恐怕世界上找不到比他更痛苦的人了。经常是吃 了上顿愁下顿,整日为糊口奔忙。老婆孩子、苛捐杂税,没完没了的痛苦……闭上眼,一幅 幅惨不忍睹的场景就会在脑海中浮现。砍柴人跪下来呼救死神,死神马上赶来了,问砍柴人 需要得到什么帮助。 “请你帮我抬起这捆柴,放到我背上,我想不会占用您多少时间。”砍柴人用足气力说。 死亡本可一了百了,但砍柴人宁可受罪也不愿去死,这难道不能给遭受痛苦和挫折的人 一点启示吗?
巧舌如簧
一只蝙蝠冒失地一头闯进了黄鼠狼的家,黄鼠狼见到送上门的死鬼,恨不得一口把它吞 下肚里。 “怎么!”黄鼠狼叫道,“我与你们势不两立,你还敢跑到我面前送死,你不是老鼠 吗?你要敢否认,我也不叫黄鼠狼了。” “请原谅,”倒霉的蝙蝠申诉说,“瞧我们的血统,我是老鼠吗?坏家伙才会对你这么 说。感谢上帝,给了我一双翅膀,展翅飞翔的神万岁!” 它讲的似乎十分在理,黄鼠狼只得放它一条生路。 事也凑巧,两天过后,这倒霉蛋又撞到另一只黄鼠狼家中。蝙蝠又面临一次生命威胁。 长嘴的黄鼠狼夫人看着这只鸟,正好把它作下饭的菜。蝙蝠此时则大声地辩解:“您没 搞错吧,鸟是有羽毛的,你看我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毛,我是一只地地道道的老鼠。我要高 呼,老鼠万岁!愿神让猫不得好死!” 蝙蝠就是用其巧舌躲过了两次杀身之祸。 常有些人善于变化嘴脸,他们总能在危险情况下化险为夷。这些人见机行事,今天举起 左手拥护这个主义,明天又举起右手拥护那个主义。
狮子与牛虻
“滚蛋!你这不足挂齿的小虫!”这一天,狮子发怒地对着牛虻吼道。 牛虻被激怒了,向它发起了袭击。 “你以为你号称是百兽之王我就会怕你吗?蛮牛比你有力气都任由我摆布。”说着话牛 虻扑扇着翅膀,发出嗡嗡声,然后摆开架式,对准狮子的脖子一头扎了下去。狮子气得发 疯,它四爪乱舞,眼露凶光,唾沫四溅,声声怒吼,把百兽吓得魂不附体,逃之夭夭。一只 小小的牛虻竟弄得大家不得安宁。 小小牛虻战了百十个回合,狮子浑身上下就连鼻孔都遭受到袭击,它真是怒火万丈,用 尖牙利爪把自己撕咬得遍体鳞伤,用尾巴抽打着它的身体山响,可每一下都扑了空。愤怒疲 惫之狮终于无力地瘫倒在地。此时,小小的牛虻高兴地笑了,它鸣金收兵,凯旋回朝。 一路上,牛虻到处夸耀自己的战果,却不料蜘珠张网以待断送了它的性命。由此得知: 最可怕的敌人是轻敌思想,能够战胜强大对手的人,往往会因小小的失误葬送自己的前程。
鸽子与蚂蚁
一只鸽子在一条清澈的小溪边饮水,看见有只蚂蚁不慎踩空掉入水中以对。对蚂蚁来 说,小溪也是汪洋大海,它在水中拚命挣扎扑腾,想爬上岸去但不能如愿。鸽子见状友好地 衔来一根草投入水中,蚂蚁因爬上这块“绿洲”而得救了。 与此同时,一个光着脚的农民从溪边路过,手中正好拿着一把弓箭。他一眼看到鸽子, 喜不自禁认为有了一顿美餐。当他搭上弓瞄准鸽子时,蚂蚁见状在他的脚后跟上狠狠咬了一 口,在农民分神看脚之时,鸽子觉察到危险,扑闪着翅膀飞跑了,农民的美梦也泡了汤。
公鸡和狐狸
一只老谋深算的年长公鸡,飞到树杈上瞭望。“老弟,”一只狐狸走过来,和颜悦色地 说,“我们要停止对抗,从现在起实现全面的和平。我是来传送这个好消息的,快下来吧, 让我们彼此拥抱庆贺。今天我还要跑20个地方去报告这个消息呢。你和你的同伴尽管开心 地寻找乐子,而我将为你们效劳,今晚起大家可尽兴狂欢,但请首先接受我深情的一吻吧。” “朋友,”公鸡答话道,“从来没有比和平更美好的字眼了,尤其是能从您嘴里听到, 更让我欣喜若狂。我现在看到有两只猎狗正朝这里跑来,它们肯定也是报告和平消息的信 使,它们跑得飞快,不一会儿就会来到树下,我马上就下来,大家好亲吻拥抱。” “再见吧!”狐狸慌张地说,“我现在要赶长路,还是留着下次来庆贺这一消息吧。” 说话间这狡猾的家伙撒腿就跑了,真是又气又恼。 老公鸡站在树杈上,瞅着狐狸气急败坏的模样,开怀大笑不止。能使骗子中计,还有什 么比这更让人高兴的呢?
伪装成牧羊人的狼
有只狼由于难得逮着附近的羊,决定要改变一下自己的模样,好好学一下狐狸的伎俩。 这会儿,它穿上牧羊人的服装,套上坎肩,找了根木棍做牧杖,为了装得更像,没忘带 上牧羊人的笛子,并在帽子上写上:“我是居约,是这群羊的放牧人。”它学着用前爪抓着 牧杖,蹑手蹑脚地靠近了羊群。真正的牧羊人居约则正躺在草地上小憩。他的狗、大多数羊 和他的笛子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好像都进入了梦乡。 为了把一些羊赶到密林之中,伪装的狼学着居约的声音加上几声吆喝,谁知这一下露了 馅,狼的嗥叫根本不像牧羊人的声音,大家都被这丑陋的声音惊醒。人人喊打,可怜的狼被 自己的装束绊倒,只等着束手就擒。 骗子总不会伪装长久,狼就是狼,真所谓万变不离其宗。
酒鬼和老婆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有个酒鬼因贪杯使家境受到很大的影响,人到中年就把家财喝了个精光。 这天,他又喝得酩酊大醉,他的老婆气不过便把他扔进了乱坟岗。待他昏睡很久醒来一 看:咦?四周怎么都是陪葬品,我什么时候来到了坟地? “哦!”他摸摸脑门,瞅着这些东西,“我的老婆十有八九成了寡妇!” 他的老婆这时正身着鬼魂的衣服,戴着狰狞的面具,拿腔象调走到酒刚醒的丈夫面前, 端上一碗给死鬼的热汤,把个酒鬼吓得灵魂出窍。 “你是谁?”他问道。 “我是阴曹地府中管吃喝的。”她答道,“我是专门给你们这些死鬼送饮食的。” 酒鬼听说马上接语道:“行行好,你能不能带点酒给我喝啊?”
狼群与羊群
在长达千年的争斗后,狼和羊终于握手言和了。这对双方来说都是求之不得的。要知 道,尽管狼吃掉了一些迷途羊羔,但牧羊人也没少穿用狼皮做的衣裳,因此可以说二者打了 个平手,都枕戈待旦地享用所获得的食物。为了促使信任,两方交换了人质,羊交出牧羊 狗,而狼则拿出了狼崽。仪式进行得十分隆重,以至有公证人出席。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小狼已经长大,它们个个嗜血成性,背着牧羊人咬死了许多羊 羔,并叼着跑回了森林之中,成群结队回到了老家。作为抵押物的牧羊狗因相信了狼的花言 巧语,在睡梦中遭到狼的袭击,被狼撕扯成碎片全部变成了冤魂。 由此可见,和平值得珍视,但与不讲信义的人只能针锋相对,决不能被假象所迷惑。
仓库里的黄鼠狼
大病初愈的黄鼠狼小姐,瘦弱得像一根豆角。它从一个小小的墙洞钻进了一个仓库,在 这里生活无忧无虑,不愁吃穿,肥肉管饱。眨眼功夫它已是肥头大耳,大腹便便了。 一个星期过去了,打着饱嗝的黄鼠狼听到了危险的声响,它急忙回到原洞,想逃出去, 但洞太小,根本钻不过去。慌乱中,它以为弄错了地方,转着磨说道:“不会错的,这洞是 我一周前进来的通道,要是出不去,肯定会被逮住的啊。”一只老鼠见它纳闷,忙上前告 知:“刚来时你肚子平平,出入方便,如今要出去只能节食减肥。你当初要是居安思危,就 不会有今天的危险了。”
猫和谨慎的老鼠
有个寓言家叙述过这样一个故事,讲的是一只十分厉害的猫,它英勇善战,是老鼠的克 星。老鼠见了这只猫,就像看到了地狱里的勾魂鬼,猫所到之处老鼠闻之色变。这只猫发誓 要消灭世界上所有的老鼠。与它相比,捕鼠器、灭鼠药等都不值一谈。当它看到老鼠吓得躲 在洞里不敢出来觅食时,它就把自己倒吊在房梁上装死,这狡猾的家伙还抓着根绳索。看着 这可怜像,老鼠还以为它是偷吃了主人的烤肉或奶酪,再不就是抓伤了人或闯了祸,遭到吊 起来的惩罚。于是,所有的老鼠都从洞里出来,准备为它的死亡而庆贺。开始老鼠还只是试 探性地伸出鼻子,露出小脑袋,再缩回窝去,渐渐地它们试探着走出来几步,然后伸伸懒腰 四处找东西吃开了。就在这时,装死的猫复活了,它脚一落地便按住了几只动作迟缓的老鼠。 “我的计谋可多了,”它嘴里塞得满满的还在说,“这是个传家宝,你们藏得再深也无 济于事,到头来都只能成为我的腹中之物。” 果然应验了预言,看似温文的猫老兄又一次让老鼠上了当。这一次它把全身涂上白粉, 连脸上也不例外,打扮收拾停当,它缩成一团藏在一个打开了盖的面包箱内。由于伪装得巧 妙,小心翼翼的老鼠又撞到门前来送死了。只有一只曾因从猫口逃生而丢掉了尾巴的老鼠, 见多识广,足智多谋。“这团面粉再好我也不能要,”它自言自语地远远打量化了妆的猫, “我怀疑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名堂,不要说你装成面粉,你就是装成奶酪,我也不会中你的圈 套,你休想。” 这只老鼠讲得真是太好了,它的确成熟。办事要谨慎,凡事问个为什么,否则将会大意 失荆州。
牧羊人与海
一位住在大海边上的牧羊人,靠放羊为生。他虽然清贫,但无忧无虑,生活稳定。可后 来他被卸在码头上的货物所吸引,于是卖掉了羊群,把钱用来作海运买卖。不走运的是货船 遇难,使他血本无归。不得已只得重操旧业。他没有了过去的悠闲生活,只好拼命干活。经 过一段时间的积攒,他又买来了几只羊。这一天风平浪静,一只货船平安地靠了岸。“噢, 大海,你又再诱惑我向水中扔钱了,”牧羊人喊道,“你骗得了别人,可再不会使我上当。” 这不是一个杜撰的故事,它来自生活。经验告诉我们,宁赚一毛实在钱,不要五角风险 金。我们要立足于本职,面对财富的诱惑能够不为所动。也许个别人投机取巧能获成功,但 大部分人常常是悔恨不已。大海确实是淘金之地,但你知道,随之而来的是狂风和海盗。
园主与官员
一个有文化教养的园艺师,在村子里有一座修剪打理得挺不错的园子,花园有一块地, 四周种的一圈灌木成了篱笆。园子里蘑菇和莴苣长得很好,虽然西班牙茉莉种得不多,但百 里香却是不计其数,姑娘们的生日有足够的鲜花可供赠送。哪知道一只野兔竟搅乱了平静幸 福的生活。于是园艺师找镇上的官员报告:“这该死的东西不分昼夜地糟蹋植物,连陷井、 石块、棍子都奈它不何,我觉得它一定有魔法在身。” “有妖法?那我倒要去领教领教。”镇官接着又说:“假如它真有魔法,不管用什么手 段,我的猎狗米洛都能一把抓住的。 放心吧,朋友,我敢保证。” “您几时过来?” “别延误了,就从明儿开始吧。”事情就此说妥了。镇官带着一彪人马来了。“这么着 吧,我们先吃饭。”他说,“你家里有子鸡吗?嗨!屋里的姑娘快过来让老爷瞧瞧,你们什 么时候为她置办嫁妆?找姑爷了吗?”边说边让姑娘挨着他坐下套近乎。“朋友,这可是要 大操大办一番啊。”说着拿起姑娘的手,托着胳膊,撩起姑娘的头巾直打量。姑娘客气地抽 回手,站了起来,作园艺师的父亲也看出了镇官的轻浮嘴脸。这个时候,全家人都在忙着给 客人下厨烧菜。 “你的火腿已熟了,看样子味道一定不错。” “老爷,这是为您特地做的。” “真的吗?”镇官说,“我倒是很想尝尝。”于是这一伙人马放开肚皮大嚼了一顿。 老爷在园艺师家里俨然像主人般发号施令,肆行无忌,酒壮色胆竟对姑娘动起手脚来。 饱餐之余,这些人磨拳擦掌,号角震天,闹得园艺师头皮发麻。可怜的菜园被他们踩得不像 样子,莴苣和韭葱没剩一根,连今后做汤也成问题。野兔藏在大白菜下的地洞里,这些人追 捕驱赶,使它从一个缺口,就是镇官为了骑兵方便强行在篱笆上开的一个很大的缺口跑了出 去。园艺师叹息道:“老爷的本事真是让人服了!”这伙人恐怕而短短一小时内所造成的损 失,要远远超过当地所有野兔在近百年造成的损失。 弱小之国,要靠自己解决内部的争端,求助于大国实在失策,不要让他们插手你们间的 纷争,也不要让他们踏上你的国土。
驴子与小狗
对自己的本性决不能勉为其难。即使刻意修饰也无济于事。 一个木纳蠢笨的人,不论装得如何斯文,也不会让人认为他风流倜傥。世上天生受宠的 人很少,博得人们喜爱那是天生的气质,对这一点只能认命,绝不能像故事中的毛驴一样, 为赢得主人的青睐而冒失地做出亲热的举动。 “为什么,”驴子琢磨,“这只狗就因为生性乖巧,便和主人全家朝夕为伍,同样是家 畜,对它是笑脸,对我则是棍棒!它一天做了什么?伸伸小腿,人们就马上给予亲吻。为了 让主人高兴,我是否也如此这般?这是很容易办到的。”驴子憧憬在美好的想象中。当驴子 看到主人精神愉快时,便呆头呆脑地走上前去,抬起一只丑陋的前蹄,满含情意地伸给主 人,同时自认为动听地吼叫起来。 “哎呀,你也来套近乎,这唱的算哪一出?”主人断喝道,“快拿棍子来!”看到挥舞 着的棍子,驴子马上不作声了。
孔雀毛装扮的八哥
一只八哥把孔雀换下来的羽毛装扮了自己,然后照孔雀的样子在孔雀中四处奔走炫耀, 傲气十足地认为自己是个儒雅之士。孔雀识破了它的真实身份,嘲弄、讥讽之声接踵而来, 一群孔雀围上来把它的装扮连同它本身的羽毛拔得一干二净,那副模样可真够吓人的了。八 哥想重新回到八哥同伴中躲避,但却被其同伴拒认,并把它赶出了家门。 像这样的“八哥”还真不少,他们常常拾人牙慧来装扮自己,人们称他们为剽窃者。
骆驼和漂浮的木头
第一个见到骆驼的人,见到它这奇怪的样子吓得掉头就跑;第二个人则敢去上前打量; 第三个人更能接触骆驼并给它戴上嚼子。 习惯成自然,在我们觉得畏惧和不可思议事情,见得多了也就不足为奇了。有一件事情 可以说明这一点: 几个人到海边巡查,远远看到海上有情况,认为那是一只很大的军舰。过了一会儿,军 舰好变成木船了,再一会儿又象一只小木舟了。等漂到跟前,却原来是一堆木头。我们经常 遇到这样的情况,远看一朵花,近看一团糟。
青蛙和老鼠
正如梅尔兰说的:“以害人开始,以害己告终。”这话虽流传久远,但迄今仍充满了生 命力。 下面所说的故事证明了这一点。 一只老鼠饱食终日,长得肥硕丰满,从来不知道要在什么时候忌口。一次它在水泽地旁 嬉戏,一只青蛙蹦过来对它说: “请赏光到我家,我请您吃上一顿大餐。” 老鼠愉快地接受了邀请,于是乎青蛙便口若悬河般地讲起它们游泳的快乐,旅行的趣 味,以及沼泽地里发生的各种各样的奇闻轶事,大概是想让老鼠今后有资本给其儿孙讲沼泽 地的风土人情,人文景观吧。 但老鼠边听边犯愁,因为它不大会游泳,得经人帮助,否则难以成行。青蛙赶紧替它想 了个办法:它让老鼠把爪子绑在自己的后脚上,用灯芯草死死捆住。 一进沼泽地,青蛙就铆着劲把老鼠往水里拽。它的做法确实是缺德之举,它正打着如意 算盘,肥老鼠真是一道美味的菜,大吃大嚼可真过瘾。在想象中青蛙这坏小子已把老鼠嚼得 嘎吱直响。老鼠此时祈祷上苍保佑自己,而青蛙却嘲笑它胆太小,并拚命地把它往水中拉。 就在老鼠奋力挣扎的时候,一只老鹰在天空盘旋觅食,正巧看到了肥硕的老鼠,便俯冲下来 把老鼠抓住了。因为灯芯草捆着老鼠和青蛙,所以老鹰一下子捕获到两份猎物,心里甭提有 多么的高兴,晚餐可就丰盛了。 算计别人最后反而害了自己,阴谋者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