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杏坛小学语文教学>寓言>拉封丹寓言
第二卷
 
狼、母山羊和小山羊 狼、母亲与孩子 砂锅与铁锅 渔夫和小鱼
丢掉尾巴的狐狸 庄稼汉和他的孩子 两个谋熊皮的伙伴 小老鼠、小公鸡和猫
龟兔赛跑 农民与蛇 狐狸与病狮 陷入泥坑里的车夫
得了瘟疫的群兽 鹭鸶 狮子的朝廷 旅行车与苍蝇
牛奶罐 神父与死人 小兔子、黄鼠狼和猫 鞋匠与财主
狼、母山羊和小山羊
母山羊为使自己多产奶,要外出远处吃鲜嫩的青草。它在走前把门锁好,一再叮嘱小山羊说:“为了你们安全,要十分小心,没有听到‘狼和它的同伴见鬼吧’这个暗号,可千万不要开门!” 就在这时,有只狼恰好打门外路过,听到了这句暗语,并记在了心中。母山羊没有发现这个这贪婪的家伙,外出走了。狼瞅着母山羊走远了,就赶紧学着母山羊温柔善良的声调喊门:“狼和同伙见鬼去吧!”它以为这样一来,自己就能骗开门。小心的小山羊透过门缝往外看,并说:“把白蹄子伸出来给我瞧瞧,不然我是不会开门的。”白蹄子可是个关键问题,要知道,狼是没有白蹄子的。狼被这话难住了,不得已只得夹着尾巴灰溜溜地饿着肚皮跑了。假若小山羊轻信了狼所掌握的那句暗语开了门,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处处留心保安宁,尤其对弱者来说,加倍小心很有必要。
狼、母亲与孩子
看到狼使我想起了一只狼被逮住并被杀掉的故事。 有一家农民,居家偏僻,恶狼常在他家门外转悠。它垂涎从农民家出进的小牛犊、母羊、羊羔和大群的火鸡,对狼来说,这可都是难得的美味佳肴。。正当它无从下手而烦躁的时候,听到一个幼儿哭喊起来,母亲马上喝斥他,说要是再哭就把他喂狼。狼听到这话信以为真,一边等待一边庆幸自己的好运气。当母亲使孩子平静下来后又对孩子说:“下次别哭了,狼要是敢来,我们就打死它。” “这是搞什么鬼?”狼听了这话十分气恼,叫起来,“一会儿这样说,一会儿那样讲,把我当猴耍!总有一天,当这孩子长大到林子里采榛子时,再看我的!”就在它诉说它的不平心情时,人们听到动静从屋里涌出来,一条看家狗拦住了它的退路,长矛和铁叉齐齐对准了它。 有人问,“你在这儿叫嚷什么?”狼把刚才的事情经过讲了一遍。那位母亲过来对它说:“多谢啦,你还想吃我的儿子,你想我真会把儿子送去填你的肚皮?”话音刚落,大家一齐把这倒楣的家伙乱棍打死了。一个农民把狼的头颅割下来,村长将狼头挂在门上,并在旁边贴上庇卡底地区的一句名言: “狼大王,孩子哭闹时,妈妈的责骂话是不足信的!”
砂锅与铁锅
铁锅建议砂锅与它结伴旅行,砂锅委婉地说,最好还是呆在炉火旁,对自己来讲,哪怕稍有点磕碰或不测,就将粉身碎骨,变成碎片一堆。“与你比,”他说,“你要比我硬朗,没有什么能使你受损。” “我可以保护你,”铁锅说,“假如有什么硬东西要碰撞你,我将你们隔开,使你安然无恙。” 砂锅终于被铁锅给说服,就与铁锅结伴上了路。两个三条腿的家伙一瘸一拐在路上行走,稍有磕碰两者就撞在了一起。砂锅难受死了,走不到百步,还没来得及抱怨就已被它的保护者撞成了一堆碎片。 择友要选择和自己趣味条件相当的人,否则我们将会落得像砂锅一样的下场。
渔夫和小鱼
只要老天有眼,小鱼是会长大的,但假如嫌它太小先放了它,等它长大再捉,这就未免太傻了,因为很难说能不能再次捉到它。 有条小鲤鱼还只是个鱼苗,被渔民在河边捉住了。 “权当充数吧。”渔民看着这抓到手的小鱼说,“这也许是盛餐的一个好预兆,就把它放在鱼篓里吧。” 可怜的小鲤鱼对渔民说:“我能做成什么菜呢?您顶多够吃半口,放了我让我长成大鱼,当您重新捉到我,还可卖个好价钱。不然的话,您得捉上百十条我这样的鱼,才够您做成一个菜,那太费神了。听我的,这真没多大意思。” “没什么意思?算了吧!”渔民说,“鱼啊,你这么漂亮,还挺会说的,可你是枉费口舌了,你到油锅里去吧,今晚我就会把你油煎了吃掉。” 这说明了先得不如现得,把握今天,胜过两个明天。
丢掉尾巴的狐狸
一只狡猾的老狐狸,是偷鸡捉兔的老手,它能在一里以外嗅到猎物的踪迹。一次,它不慎落到陷井中被捉。侥幸的是,它得以逃脱,作为代价则是丢了自己的尾巴。 这狐狸丢了尾巴觉得很没面子,便想让其它狐狸都没有尾巴(多损!)。一天狐狸聚众开会,它发言说:“我们要这没用的负担干嘛?尾巴只能打扫泥泞的小路,此外别无它用,不如割掉它。请相信我,下个决心吧。” “你的意见是不错,”一只狐狸答腔,“只不过想请你转身过去,让我们回答你的建议。”话音刚落,狐狸中一片嘘声,这可怜的丢尾狐狸没有了听众,想除掉所有狐狸尾巴的诡计只能是南柯一梦。直到现在,我们仍可看到狐狸保存下来的尾巴。
庄稼汉和他的孩子
干活和受累,这是创造财富的本钱。 有一个富裕的庄稼汉,在自己感到将不久于人世的时候,便不让旁人在场,把孩子们都召到自己跟前,说:“你们千万不要卖掉家产和土地,那是祖辈留下来的,地里埋着财宝,我不知道确切的位置,你们只要发奋挖掘,就一定能成功。秋收后你们就去翻地,挖、锄并用,每个地方都别落下。” 父亲说完便死了,孩子们根据遗嘱把地里翻了个遍,折腾了一番。一年过去了,财宝没有找到,不过地里的收成比往年要好得多。他们终于悟出了父亲临死前暗示的道理,这就是劳动创造财富。
两个谋熊皮的伙伴
有两个伙伴手头缺钱花,于是他们向邻居皮货商预售一只还未被打死的熊的皮。他们起誓说,将马上去把熊杀死,据称这是一头熊中之王,商人为此可发一笔大财,因为人们可将其做成两件皮袍,以抵御刺骨的严寒。且这张熊皮的标价远远离于商人丹德诺给他羊群的标价,这当然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没有考虑到是否打得到熊了。两人答应两日之内交货,在谈妥了价钱后就开始进行搜捕猎物的工作。 当他俩看到这头熊正朝他们奔来,吓得如雷击顶一般,(这桩买卖可算是泡了汤,合同恐怕也得作废。庆幸的是关于违约的罚款商人没有提及。)这时,一个伙伴爬上了树梢,另一个则早就吓得面如死灰,一身冰凉,他赶紧趴在地上屏住呼吸装死,因为曾经在什么地方听人说过,熊不喜欢吃死人。这头熊见地上躺着一个人,不知是死还是活,于是把他翻过来掉过去摆弄一番,又用嘴去嗅这人的鼻息。“这是一具尸体。”熊说完就没入了附近的森林中去了。 树上的伙伴从树上滑了下来,跑到装死的伙伴身边说,这真是个奇迹,这一切不幸只不过是场虚惊。“那么,”他接着问,“熊皮怎么交差?熊在你耳根子旁都说了些什么?它离你是这么的近,还用它的大熊掌把你翻过来转过去的。” “它对我说,千万不能图谋出售一张还没有被打倒的熊的皮子。”
小老鼠、小公鸡和猫
一只年幼无知的小老鼠,因毫无准备差点被人逮住。它向母亲讲述了它的历险经过: “我穿过环绕着的山峦,一溜小跑像只年轻的老鼠。这时候,两只动物引起我的关注,一只温柔、善良而亲切,另一只却好激动、爱争吵,它的嗓音尖厉刺耳,头上还顶着个大肉包,尾巴展开着翎毛,它的两只胳膊向空中升起好像就要飞翔一般。” 小老鼠向它妈妈描述的原来是只小公鸡,但它叙述的却像是从遥远的美洲来的动物一般。 “它用双臂拍打着自己的双助,”小老鼠接着说,“发出好大的声响。感谢上帝赋予我胆量,可还是吓得逃跑了。我在心里咒骂它,没有它,我将和那位看来非常温文的动物结识了。它和我们一样,身上有着柔软的毛,有斑纹,长尾巴,举止斯文,目光稳重但炯炯有神。我寻思,它和我们老鼠一定能友好相处,因为它耳朵的形状也与我们的大体相同。正当我要与它打招呼时,另外那个家伙发出的巨响把我给吓跑了。” “我的孩子,”鼠妈妈说,“这温和的家伙是只猫,在它虚伪的面孔下却有着歹意。它专门捕食你的同胞。另一只公鸡却完全相反,它根本不会危害我们,也许有一天还会成为我们的美餐。所以,你一生要时刻提防,千万不能以貌取人。”
龟兔赛跑
跑也不顶用,关键是要及时出发。龟兔赛跑足以说明此理。 “咱们打赌,”乌龟说,“你不会早于我到达终点。” “我会落在你后面,你不会是胡说吧?”这只骄傲的野兔说,“大姐,你要多吃几粒治疯病的药来清醒头脑。” “先别说疯不疯的,我一定要与你打赌。” 事情就这样定了,旁人把二者的赌注放在终点附近。至于赌注是什么,谁作了裁判,我们暂且不管它吧。 兔子敏捷地跑了几步,是用被狗群追赶,使狗望尘莫及的速度跑的,这样,在赛跑过程中兔子当然就有啃啃青草,小睡会儿的功夫,还可以听听风声。让乌龟迈着缓慢的步伐去追吧。 乌龟出发了。它使出全力,虽步伐缓慢,但这已是它最快的速度了。兔子不屑这样的成功,认为即使赢得胜利也太不光彩,推迟上路方显示自己的本事。它一路上吃草、休息、嬉戏,全然不把打赌之事放在心上。最后当看到乌龟距终点只有一步之遥时,才像离弦的箭一样追了上去。然而一切都太晚了,乌龟已第一个到达了终点。 “嘿,怎么样?”乌龟对野兔嚷道:“我没说错吧?你的速度也没能帮上你的忙。我取得了胜利。要是你也背着一个包袱的话,还不知会什么时候到呢!”
农民与蛇
伊索寓言里说,有个农民心地善良而不大聪明。冬季的一天里,他在自己的地里走着,看到雪地里有一条冻僵了的蛇,蛇体冰凉,一动不动,好像马上要死了似的。农民把它拣起来带回自己家中,没想到这一善举会有什么结果。 农民把蛇放在火炉旁,给它温暖,让它复苏。冻僵了的蛇稍稍有些温暖,生命的复苏使其邪恶也抬了头。它把头抬起了一些,并吐出舌头发出咝咝声,接着把躯干向后摆动,试图扑跳咬它的救命恩人。 “忘恩负义的东西!”农民说,“原来你就是这样来报答我的!让你去死吧!”说着他满腔怒火,举起斧子,砍向这条可恶的蛇。两斧下去蛇已断成三截,蛇头、蛇尾和躯体早已分离。身首异处的蛇想恢复原状那是枉费心机。 善举固然好,但要选择对象,这是关键。至于忘恩负义之徒,是注定没有好下场的。
狐狸与病狮
百兽之王装病躺在洞里,它下旨告知它的臣民:各类禽兽派代表前来望视慰问,它将款待代表及随行人员。狮王以信誉担保,明文规定,颁发的证件将使代表免遭其尖牙利爪的侵袭。 狮王的诏示一发出,各类禽兽都派代表前往,只有狐狸呆在家中不愿出门。狮王下旨问罪,狐狸说:“前去探望问候狮王的代表,在去的路上留下的脚印,全朝着洞穴的方向,却没有看到一个返回的脚印。为此我们感到十分地疑惑。它发放给我们入宫证件,我们非常感激,我们相信是管用的,但同时我们也看到,各类禽兽代表进洞探病之后,均是有去无回。请求狮王能放过我们。”
陷入泥坑里的车夫
车夫把一辆满载于草的车子赶进了泥坑,因为这是在乡下的田野上,一个叫下布列塔尼的偏僻地方,没有人来帮这个可怜人的忙。这完全是命运之神有意让人发火而安排的,愿上帝在这运草途中保佑车夫吧。 陷入泥坑里的车夫肝火正旺,骂不绝口。他骂泥坑、骂马,又骂车子和自己。无奈之中,他只得向举世无双的大力神求救。 “赫拉克勒斯,”车夫恳求道,“请你帮帮忙,你的背能扛起天,把我的车从泥坑中推出来应该是举手之劳。” 刚祈祷完,车夫就听到神从云端发话了:“神要人们自己先动脑筋、想办法,尔后才给予帮助。你先看看,你的车困在泥坑里究竟是什么原因?为什么会陷入泥坑?拿起锄头铲除每只车轮周围的泥浆和烂泥,把碍事的石子都砸碎,把车辙填平。”过了一会儿,神问车夫:“你干完了吗?” “是的,干完了。”车夫说。 “那很好,我来帮助你。”大力神说,“拿起你的鞭子。” “我拿起来了。——咿,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车走得很轻松!大力神赫拉克勒斯,你真行!” 这时神发话说:“你瞧,你的马很便当地就离开了泥坑!遇到困难,要立足于自己想办法解决。自己动脑筋想办法,老天也会助你一把的。”
得了瘟疫的群兽
一种充满恐怖的灾难——瘟疫,在动物之中流行开来,这是上天在盛怒之中为惩罚自然界而造成的不幸。一天之内阿克戎河这一地狱之河填满了兽尸,其它没死的也都染病在身。再也看不到它们忙于觅食来维持病疴的生命,食物已引不起任何食欲。狼和狐狸都无心注意那些温驯的猎物,连斑鸠都四散不再求爱,也没有了欢乐。 狮子召开会议,它说:“亲爱的朋友,我琢磨着可能是因我们有罪,所以上帝才降下这一灾难。我们之中谁罪孽深重,希望它能出来作自我牺牲来平息天怒,这样做也许大伙的病会好起来。历史曾告诉我们,在这危急时刻,定有人能作这种牺牲。我们不能过于原谅自己,都该扪心自问。就拿我来说吧,为了满足自己的胃口,曾吃过许多绵羊,它们对我能有什么威胁?一点也构不成!有时我甚至把牧羊人也吃了。因此如果需要的话,我将作出自我牺牲。现在我想,最好每位都能像我一样主动认罪。因为大家都认为要根据公正的裁决让罪孽最大的去抵罪。” “陛下,”狐狸说,“您是位太仁慈不过的君王,您的认真态度使大家看到了您严于律己的品德。嗨!说到吃羊,那种蠢东西吃了也是不为过的,绝不。大王,您赏脸去嚼它们就是赐给它们最大的荣誉。至于牧羊人,应该这样说,他咎由自取,因为这家伙自以为是,对我们为所欲为。”狐狸如此为狮王开脱罪责,奉承者都鼓掌喝彩。于是,大家都不敢再去深究老虎、熊等等其它猛兽那些不能宽恕的罪行。一切好斗的动物,就连最普通的牧羊狗,都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个的“圣人”。 轮到驴子说话了,“我记得有一次经过修道士的草地,当时我的确饿得很,看到嫩草,鬼使神差吧,我就吃了一丁点大一块青草。我应当说我没有权利去吃它,可今天既然大家都坦白自己的错误,我也就照直说了。” 话音刚落,大家立刻喊着把驴子抓起来。有只狼,算是个穷酸秀才吧,引经据典地证明驴子行径的罪恶,要把驴这只可恶的牲畜作为祭品。狼说,这秃驴,这败类,是它惹来的这一切灾祸。光天化日之下,它竟敢吃别人的草,真是十恶不赦,这样的罪孽必须判处死刑!大家最后终于让驴子自己也认识到了这一点。 法庭就这样根据你的权势、贵贱之分,来判决你的清白和罪恶与否。
鹭鸶
一天,一只长颈长嘴的鹭鸶,迈着一双长腿漫无目的的在踱步。它沿着河岸散步,河水清清,气候怡人,鲤鱼和鮈鱼在水中游弋。鹭鸶瞧着它们游到河边,本可唾手可得,但鹭鸶没这样做,它按时进餐,生活有规律,这时还没有胃口。 过了一会儿,它有了食欲,于是走近河边,看到几条冬穴鱼游到水面,鹭鸶不喜欢这道菜,它要等上等的食物。它的脸上浮现出一种不屑一顾的神情:“我吃冬穴鱼?我堂堂鹭鸶,吃这样差的饭菜?把我当成要饭的?!” 放走了冬穴鱼后,鮈鱼又游了过来。“鮈鱼!就这晚餐?要我为这没味道的东西动嘴,上帝也不会同意!” 可到了最后,当鹭鸶饥饿难耐却又见不到一条鱼的时候,它却为更差劲的食物张开了嘴。它看到了一只蜗牛,感觉既幸运又高兴,于是猛然扑过去,把蜗牛吞进了嘴里。 人不应该过于挑剔,最精明的人就是最随和的人,过于苛求反而会一无所得。 要记住不能轻视任何事物,尤其是在自己的要求容易得到满足的时候。
狮子的朝廷
一天,狮王想知道它统治的都是哪些兽类,就派使臣将盖有国王大印的布告张贴到四方,要把自然界的各类动物召进王宫。布告上写明国王将在一月之内举行宫廷典礼,开幕式要摆盛筵,欢宴上猴子将大耍把戏。狮王想通过大讲排场向它的臣民炫耀自己的力量。 狮王在他奢华的宫殿里宴请宾客。这是种什么宫殿呢?这是个真正的坟场!一到这里,难闻的气味就扑鼻而来。熊捂住了鼻子,它真不该作出这种举动,它的鬼脸惹恼了狮王,发怒的国王立即让它送了命。 猴子是个马屁精,它对这种暴政极力称赞,盛赞狮王的脾气、利爪、洞穴和洞里的恶臭味,它说不管是鲜花的清香还是龙涎香的香气,与洞中的味道相比不过是蒜味罢了。这种愚蠢的讨好结果也不妙,猴子同样受到了惩罚。因为狮王与嗜血成性的加利古拉皇帝是一路货色。 狐狸此时正在一旁,狮王问它:“怎么样啊,你闻到了什么呀?告诉我,不许说谎。” 狐狸请求狮王原谅,谎说自己得了重感冒,嗅觉感觉不到一点气味,寥寥几语后就赶紧脱身了。 您可以把这个故事作为教训,假如要使君王高兴,那么您说话既不要过于直率,又不可过分奉承;您的回答要尽量模棱两可,让人抓不住什么辫子才行。
旅行车与苍蝇
这是一条多沙难爬的上坡路,完全处在阳光的曝晒之中,六匹骏马正吃力地拖着一辆大旅行车艰难的前进。妇女、教士、老人全都下了车。拉车的马匹淌着汗,喘着气,劳累不堪。就在这时,飞来一只苍蝇,它盘旋在几匹马头上,自认为用自己的嗡嗡声能够使马匹振奋精神。它叮叮这个,搔搔那个,一会儿落在车辕上,一会儿又落在车夫的鼻子上。它总认为是自己在使这辆旅行马车不断前进,当车子继续缓慢地向前移动,当看到人们也在步行前进时,苍蝇便在心里把全部功劳都归于自己。苍蝇飞来飞去,表现得十分积极,就像一个指挥官一样,督促部下勇往直前,去取得胜利。苍蝇抱怨说只有它在干事,十分地辛劳。 经过一番努力,旅行马车终于到了坡顶。苍蝇说:“现在我终于可以喘口气了。我费了这么大的劲,才使大家都上来了。” 就有这么一些人,自以为是,对各种事情都要插一手,好像世界上少不了他。其实这种人实在惹人讨厌,应该把他们赶跑,让其没有市场。
牛奶罐
贝莱特头上顶了个奶罐,奶罐稳当地放在她头上的一个小垫子上,她希望平安地抵达城里。为了利索,这天她穿着普通短裙和平底鞋,急匆匆地赶着路。她边走边盘算:这次卖牛奶的所有收入可买100个鸡蛋,由三只母鸡分三次孵化这100个鸡蛋,经过细心照料,一定会成功。她想:“把这些小鸡在家门口养大,并不会很难。这些鸡也不至于被狐狸都偷走,只要留下的鸡能换一头猪就够了。养头肥猪用不了多少米糠。到了猪长到出栏,我可以卖掉换一大笔钱。有了钱,还有谁能阻止我买一头母牛和小牛犊呢?”想到这,贝莱特仿佛已看到小牛犊在牛群中耍欢,就高兴得不禁手舞足蹈起来,奶罐随即从头上掉了下来,“咣”地在地上摔得粉碎。于是什么小牛犊、奶牛、猪、鸡等等全都成了泡影。我们的女主人,沮丧地离开了那洒了一地的“财富”,冒着有可能挨丈夫打的危险回家去了。 寓言结束了,这个故事的名字就叫“牛奶罐”。 我们思绪纷飞,常在心中构造空中楼阁。历史上的风云人物,聪明人和疯子,还有这个卖牛奶的女人,都在白日作梦,没有比这更具诱惑力的。让人寄托着希望的幻想使我们头脑发热,仿佛这世界上所有的财产、荣誉、女人都是我们的。当我只有一人时,我向最勇敢的人挑战。我思索、幻想着把国王索菲赶下了台,人们推举我为王,人民喜欢我,各种头衔都落在我的头上。但现实生活中一件突发的事情会使我从幻梦中惊醒,原来境况依旧,我仍像从前一样,只不过是一个胖子乡下佬。
神父与死人
一位老爷神情凄惨地躺在棺木里,而神父则心情高兴地去安葬这个死人,并希望快快了结这桩丧事。 尸体按礼仪精心裹扎好,他穿的是件精美的长袍,似乎有些可惜,被装在四轮马车上拉向墓地。启程前,神父在死者身旁照惯例朗读着圣诗、日课,领颂着经文,轮唱颂歌。神父心中对自己说:“死老爷,您就安心地让我们以各种方式为您祈祷操办吧,关键的是要付给我这笔钱。”他死死地盯着面前的死者,生怕旁人会把这宝贝疙瘩抢走似的,那目光仿佛在说:“死老爷,我会从您那里得到诸如葬礼费、蜡烛费等很多费用。”他边走边想,要用这笔钱买上一桶本地最好的陈年佳酿慢慢享用,还要给漂亮风流的侄女和她的女仆各买一条短裙。神父正想得得意,突飞横祸,马车被撞毁,神父也一头撞在车上,跟随着车上的死老爷一同去见了上帝。 人们的一生常常与这位神父一样,编织的美好幻想,就像寓言“牛奶罐”里所讲的一样,只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小兔子、黄鼠狼和猫
一天清晨,黄鼠狼太太霸占了小兔子的住处,这个狡猾的东西,利用主人不在家干了这件缺德事。 那天黎明,趁小兔子在洒满露水的百里香花丛中散步时,黄鼠狼便把自己的家搬进兔子那儿。兔子吃饱了嫩草,耍了耍欢,活动闲逛了一阵后,回到它的地下住处。黄鼠狼这时正把鼻子顶在窗子上向外张望。兔子见此情景不禁大惊失色:“啊,我的祖宗爷!真是活见鬼了,喂!黄鼠狼女人,你还是乖乖地离开这里,不然的话,我就把你的对头冤家老鼠都叫来。” 这尖鼻子太太回答道,地盘应看谁是先来者:“这座需要趴着身子爬着才能进来的住处,你和我论理打官司,这真是选中了题目!就算这是个国家,我要看看是什么法律总是让你或你的家族来继承财产,而不是让我的家族或我来继承这份家产!” 兔子便根据风俗习惯为例说:“这些惯例使我成为这个住所的主人,规定了父传子,现在传给了我,这是不言而喻的。先来先占的理论是没有道理的。” “好,好,我不跟你争,”黄鼠狼无言可对,最后说,“还是请猫先生来评评理吧。” 这只叫拉米那·格罗比斯的猫,过着清心寡欲的修士生活。它外表温和善良,仿佛是个圣人,有着一身好皮毛,丰满富态,是一个裁决棘手案子的专家。兔子同意请它来裁决,于是与黄鼠狼一同来到了这位裹着一身上等皮毛的法官面前。 “我的孩子,请靠近点,来吧,再靠近点,我年纪大了,耳朵背。”兔子与黄鼠狼一同走上前来,毫无戒备。看到它们已到了自己的掌握之中,这个假法官便突然左右出击,将爪子扑向双方,为调解二者的纠纷,它把这两个诉讼者一同塞进嘴巴里大嚼大咬,最后咽入腹中。 这就像那些小领主们,常常为了彼此的纠纷去请国王来调解一样,得不偿失。
鞋匠与财主
一个补鞋匠从早到晚哼着歌,他的曲调明快欢乐。他的快活也感染了别人,听到这歌声,人们的心情都欢快起来。他比古希腊七圣人中的任何一位都要心满意足。 鞋匠有个财主邻居,却与鞋匠恰恰相反,极少唱歌和睡觉。他把钱缝到衣服衬里还担心丢失,有时到了黎明才昏昏入眠,可鞋匠的歌声又把他闹醒。财主于是抱怨老天爷,怎么不像出售食品饮料那样也出卖些睡眠给我呢? 这天,财主让人把那个正在哼歌的鞋匠请到自己的家里,问道:“格里古瓦先生,我想知道您一年能挣多少钱?” “一年?说真的,老爷,”快乐的鞋匠用愉快的声调回答,“我可不用这种方式计算收入。我也不是天天可以赚到钱的,只要能混到年尾也就可以了,过一天算一天。” “是这样吗?那你一天能挣多少钱?” “时少时多,倒霉的事也不是没有,要不然收入还相当可观。主要是一年中总有些日子要歇工。人们一过节我们可就惨了。真是有人欢乐有人愁。可本地神父在布道时还在不断地公布新的圣人纪念日。” 财主见他如此憨厚,就笑着对他说:“我今儿个要让你像当上国王一样。来,把这100 块钱拿去收好,今后会派上用场的。” 鞋匠这时仿佛看到这是100年里生产出来的全部财富一般。他回到家里,把钱藏在地窖里,不知不觉地,把欢乐同时也埋藏了起来。自从他得到这笔劳神忧愁的钱以后,他便失去了往日愉快的歌喉,也失去了睡眠。忧虑、怀疑和惊吓常来搔扰他。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到了夜晚稍有动静,就以为连猫也会偷钱。最后,这个可怜的鞋匠不得不跑到那个已不再被他歌声吵醒的财主家里,对财主说:“把我的歌声和睡眠还给我,呶,这100块钱你拿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