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杏坛小学语文教学故事世界世界阿凡提笑话大全

第七卷 妻子篇

世界阿凡提笑话大全

  躲避家里的暴风雨

  突然来了一阵暴风雨,街上的人们急忙四处躲避。可阿凡提却孤零零地一个人若有所思地站在家门口。

  “喂,阿凡提,还不快回家,站在暴风雨中干什么?”人们奇怪地问他。

  “我在躲避家里的暴风雨呢!”阿凡提回答说。

 

乌云遮月

  一个夏日的夜晚,阿凡提和朋友们在院里赏月。突然,一片乌云飘来遮住了皓月的脸。

  一位赏月者不无扫兴地问阿凡提“阿凡提,遮住月亮的那片云你看多长时间才能散去?”

  “这个我倒说不好,可我敢肯定他说,我们家里的那轮‘明月’,如果遇上乌云,十天半个月都不露脸。”阿凡提说道。

 

最好都穿去

  阿凡提的妻子准备去参加一个婚礼,不知穿哪一件衣服合适,她花了足有一顿饭的功夫来试衣服,但还是举棋不定,便问阿凡提:“阿凡提,您看我到底穿哪一件合适?”

  “假如穿了这一件,那件会生气,如果穿了那一件,这件肯定又不高兴,最好你把它们都穿去!”阿凡提回答道。

 

自己摔下去的

  一天,阿凡提续弦的妻子躺在床上赞美起她过去的亡夫来。对此,阿凡提答道:“我过去的亡妻也是一个非常老实、和蔼可亲的厚道女人。”说完,阿凡提把身边的妻子一把推下床去,摔疼了的妻子与阿凡提吵了起来。

  邻居们听见吵闹声过来责问阿凡提:“阿凡提,你为什么平自无故地把妻子推下床呢?”

  “不是我推下去的,是她自己摔下去的!”阿凡提争辩道。

  “那么她是怎么摔下去的呢?”邻居们问。

  “开始,是我们两个人躺在这个床上,过了一会儿,她的亡夫插到了我们中间,又过了一会儿,我的亡妻也钻了进来,这样我们四个人在一张床上就挤不下了,于是她自己就摔下去了。”阿凡提平静地回答道。

 

吃饭和睡觉的时候

  一天,阿凡提向一位朋友诉苦道:“我的妻子一回到家就碟蝶不休地说个没完,真是烦死我了。”

  “为什么?”朋友问。

  “不知道!”阿凡提答。

  “那么,她就没有住口的时候吗?”朋友问。

  “有,吃饭和睡觉的时候。”阿凡提回答。

 

神奇的火剪

  一天,阿凡提在集市上看见有一个人在卖马刀,他问卖刀人马刀的价钱。

  “马刀是一百块银元一把。”卖马刀人说。

  “哪儿有这么昂贵的马刀呀?”阿凡提惊呼道。

  “不要大惊小怪,这是一把神奇的马刀,”卖刀人回答说:“如果您砍向敌人,它立刻会变成五尺长,直刺敌人的心脏。”

  “咳,它的神奇功能还不算太神奇,当我老婆发火的时候,我们家那神奇的火剪会变成十尺长,你这把刀如能卖一百块银元的话,我们家的那把火剪可以卖二百块银元喽!”阿凡提说完就走了。

 

可怜的前夫

  阿凡提在妻子死后,续娶了一位寡妇为妻。这位寡妇常常哭哭啼啼地对阿凡提称赞她的前夫如何如何好。

  一天她又哭起来。阿凡提突然也跟着她哭起来,哭得比她还伤心。妻子奇怪地问他:“我哭是为了念我的前夫,你哭什么?”

  “你可怜的前夫没死的话,你也不会守寡,我也不会娶你。”阿凡提回答。

 

无花果与星星

  盛夏的一个夜晚,阿凡提和妻子睡在房顶上。到了半夜,阿凡提悄悄溜了下来,准备与情人在果园幽会。过了一会儿,妻子醒来一看身边的阿凡提不见了。

  “喂,孩子他爹你在哪儿?”妻子喊道。

  “我在这儿,别声张,不然我会数错的!”从一棵无花果树底下传来了阿凡提的声音。

  “你在数什么?”妻子问。

  “嘘,我在数我们家的无花果!”阿凡提回答说。

  “哪有半夜里数无花果的?”妻子问。

  “我是想知道天上的星星多还是我们家的无花果多。”阿凡提回答。

 

精算

  阿凡提结婚后刚满三个月妻子就生产了。他惊奇地问道:“别人家的妻子九个月零九天才生产,你怎么三个月就生产了呢?”

  “阿凡提,您真有趣,您娶了我已经三个月了对吗,那么我嫁给您呢?”妻子问。

  “也是三个月呀!”阿凡提立即回答。

  “那就对了,三个月加上三个月是六个月,再把我怀孕的三个月加上不就是九个月了吗?”妻子说道。

  “哎哟哟,这样的精算我还没学过。”阿凡提摇摇头说。

 

早已考虑好了

  阿凡提的妻子病危卧床不起了。一天,她对阿凡提说:“阿凡提,我可能不久就要离开你了,我去了以后请你再找一个老伴儿相依为命吧!”

  阿凡提非常悲伤地说道:“请别难过,你会好起来的。如果一旦那种不幸发生,我早已考虑好了,邻居家的那位少女对我挺合适的!”

 

不是别人,就是你!

  一天,阿凡提微笑着从睡梦中醒来。妻子问道:“喂,做什么美梦了?”

  “我确实做了一个美梦,梦见自己又娶了老婆!”阿凡提笑着回答。

  妻子一听脸色刷地变了,唠叨起来:“心里想什么就能梦见什么!你不要跟我解释,你想娶就娶,我决不缠着你

  “喂,你不要唠叨个没完,我的梦还没说完呢!”阿凡提好不容易才让妻子住口,然后他又说道,“我在梦里娶的老婆不是别人,就是你,她也跟你一样唠叨起来就没个完!”

 

喝热汤想起了亡母

  阿凡提的妻子给他端来一碗滚烫的热肉汤,馋嘴的妻子先喝了一口,不料烫得她淌出了眼泪。阿凡提见了,问道:“你怎么了?”

  “可怜的亡母生前喜欢喝肉汤,一想起她老人家,我就伤心地落泪。”妻子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答道。

  阿凡提信以为真,匆忙喝了一口热汤,没想到烫得他也流出了眼泪。

  “你又怎么了?”妻子故意问道。

  “你母亲过世时你还很年轻,我想起你这么年轻就成了孤儿也感到很伤心,所以就流了泪。”阿凡提回答道。

 

妇人的话

  喀孜每次做完祷告,便告戒教民说:“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请万万不要听从妇人的话。”

  一天,阿凡提来到喀孜跟前问道:“喀孜先生,我是听妻子的话好还是不听的好?”

  “千万别听女人的话。”喀孜答道。

  “今天我妻子对我说,把家里喂的那两只羔羊中的一只给喀孜送去吧!还好,我没听她的话。”阿凡提说完,转身要走。

  “阿凡提,请等一等,在个别情况下也可以听妇人的话。”喀孜叫住阿凡提说。

  “对,喀孜先生,那么在个别情况下也可以不听喀孜的话。”阿凡提回答道。

 

省了那把柴

  一天,妻子问阿凡提:“阿凡提,真主是不是用泥巴将我们捏出来的?”

  “对!”阿凡提回答。

  “那么,为了使我们不散架,是不是用火又烧了一下?”

  “对,你是用火烧了一下,轮到我的时候,真主把我轰出去了,没烧。”阿凡提说。

  “那为什么?”妻子问。

  “可能是真主早已猜到了我娶了你以后,肯定会在你的爱火和怒火里千锤百炼的,于是省下了烧我的那把柴!”阿凡提回答说。

 

那有什么办法呢?

  阿凡提带一些客人回家。到了家门口时,阿凡提对客人说:“我先进去看看妻子是不是在家,请你们等着。”说完,他走进门去。妻子见阿凡提又领人来家便发牢骚道:“家里什么都没有,你还往家带客人,让我拿什么招待人家?”

  “那么你出去就对他们说我不在家,让他们改日再来,其余的我来应付。”阿凡提说。妻子照阿凡提说的,出来对客人说道:“尊贵的宾客们,真不巧阿凡提今天不在家,请您们改日再来吧!”

  “夫人,您怎么睁着眼睛说瞎活呢?是阿凡提带我们来的,他刚刚才进门去的呀?”客人们说道。

  听了此话,阿凡提为使妻子摆脱窘态,走出来说道:“你们真是一群顽固的客人,说我不在家我就不在家,干嘛赖着不走呢?我是从前门进去,后来因为怕老婆又从后门走了,那有什么办法呢?”

 

榨灯油

  油坊主年轻的妻子常向阿凡提暗送秋波,阿凡提也等待着时机。一天,油坊主的妻子叫儿子把阿凡提请到家里来。

  阿凡提高兴地来到她家,在屋外脱鞋时,外院的门响了。油坊主的妻子担心她男人回来,慌忙中把阿凡提当成驴套在了油坊的木桩上。然后,她去开门,果然是她男人回来了,随后传来她的声音:“孩子他爹,咱们家的灯油用完了,我把邻居家的驴借来,想榨一点灯油。”

  油坊主进来一看原来是阿凡提,便把他痛打了一顿,之后真让阿凡提榨了一大盆灯油,才把他赶走。

  过了几天,阿凡提在街上遇见了油坊主的儿子。那孩子亲呢地对他说:“阿几提大叔,请到我们家来玩吧!”

  阿凡提亲热地亲了亲孩子的额头,问道:“孩子,你们家的灯油又用完了吗?”

 

到底相信哪句话?

  阿凡提饿着肚子回到家,进门对妻子说:“快给我拿一些黄油和馕,我饿得快发疯了,这两样东西可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黄油昨天就没有了,仅剩的一块馕刚才儿子吃掉了。”妻子说。

  “也好,听说黄油吃多了会拉肚子,馕吃多了会噎着。”阿凡提只好这样安慰自己说。

  “阿凡提,刚才你说这两佯东西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现在又说这两样东西不好,我到底应相信哪句话呢?”妻子又问。

  “最好相信前一句,”实在不相信的话,请你相信后一句也行。”阿凡提回答说。

 

包谷馕

  妻子端来一大碗肉汤和一块包谷馕放到了阿凡提面前。可他真不愿吃这个包谷馕,但又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可吃,只好把包谷馕掰碎泡进了肉汤里。掰碎的包谷馕慢慢沉到碗底,阿凡提借机骂这难吃的包谷馕说:“你这个该死的,既然不会游泳,为什么又要跳进这热水里去呢?”

 

伤寒病

  阿凡提一进门,妻子便亲热地对他说:“阿凡提,听说邻居家的女儿得了伤寒病,伤寒病是什么症状?”

  “伤寒病的症状就像你呀!”阿凡提说。

  “你胡说什么呀,阿凡提?”妻子不高兴地说。

  “你看,刚才还挺热的,这会儿就冷起来了。伤寒病的症状就是忽冷忽热。”阿凡提回答说。

 

我是个大忙人

  一天,阿凡提的妻子病了。阿凡提失声痛哭道:“哎哟,我的好伴侣,你为何这样呀?我的好妻子哟,你别抛下我一个人先去呀。”

  邻居家听见后,惊奇地问他:“阿凡提,人还没死,为什么哭得那么伤心?”

  “我是个大忙人,假如有一天妻子真的去世了,我担心到时无暇哭丧,所以我提前这样做了。”阿凡提回答道。

 

原来你在家呀!

  阿凡提在家门口遇见一位漂亮的少妇,跟她聊起来竟忘记了回家。

  妻子在家做好饭左等右等不见阿凡提回来,便出来迎候。她发现阿凡提正与别的女人挤眉弄眼,便怒火中烧,一把将阿凡提拽回家来,问道:“那个妖精的哪一点把你迷住了?”

  “那个妖精的模样跟你没化妆前的模样一模一样,我还以为是你,原来你在家呀!”阿凡提说道。

 

借梯子

  一天,邻居家的女人向阿凡提借梯子说:“我们家的梯子摔坏了,请把您家的梯子借我用一下,我把晾在房顶上的衣服取下来。”

  “真对不起,我们家的梯子只能上不能下。”阿凡提找借口说。

  “真怪,我刚才还见您的妻子上房顶晒衣服来着,那她是怎么下来的呢?”

  “难道我不可以把她抱下来吗?”阿凡提笑着回答说。

 

做恶梦

  阿凡提的妻子又丑又恶。一天,她看见累了一天的阿凡提回到家就睡着了,便把他叫醒说:“阿凡提,不要仰着睡,仰着睡容易做恶梦,会梦见恶魔,侧着睡好!”

  “没有关系,只要不梦见你就行。”阿凡提说完又呼呼地睡着了。

 

不怕老婆者

  一位非常怕老婆的国王,为了掩饰自己的弱点,对他的宰相说:“恐怕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害怕老婆吧!”

  “不一定,世界上肯定会有不害怕老婆的人。”宰相说道。

  两人争执不下,为了验证此事,国王给全城的男人发了一个告示:让所有害怕老婆的男人必须要过一道门。于是国王便和宰相站在一边观看。

  过门一事一直延续到很晚。最后,只有一个人没有过此门,而是犹豫不决地站在那儿。

  “怎么样,国王陛下,不怕老婆者还是有的。”宰相高兴地说道。

  “莫急,我们把他叫过来问一问。”国王回答道。

  此人正是阿凡提,他低着头来到国王跟前。“看来全城只有你一个人不怕老婆,说说看你是怎样不怕老婆的。”国王问道。

  “我倒是不怕老婆,可老婆曾对我说‘千万别到人多的地方去,’我正在犹豫该去还是不该去。”阿凡提回答。

 

长在她头上了

  一位年轻人问阿凡提:“阿凡提,您的胡子留了几年了?”

  “五十年了。”阿凡提说着摸了摸满把的胡子。

  “哎呀呀,五十年才长这么点?我这胡子才刮了两天就长这么长了!”年轻人也摸了摸寸草般的胡子茬说。

  “你嫂子一发火就爱揪胡子,一气之下我把胡子的多一半给她了,如今长在她的头上了。”阿凡提说道。

 

搬到更远的地方

  阿凡提的一位朋友问他:“阿凡提,大夏天你妻子的脸为什么老是阴冷阴冷的?”

  “她的夏天还没到呢。”阿凡提说。

  “她的夏天什么时候到?”朋友问。

  “她的亲戚来我们家的时候。”阿凡提说。

  “她的亲戚如果走了呢?”朋友又间。

  “就和今天一样呗。”阿凡提说。

  “那么从今以后不会这样了。”朋友又说。

  “为什么?”阿凡提问。

  “我最近才弄清楚,原来我也是你妻子的亲戚,所以,我今天是特意来证实此事的。”朋友说道。

  “嘘,请你说话小一点声。等我手头有了钱你再把此事告诉她,我求求你了。”阿凡提恳求他说。

  “等你手头有了钱干什么?”朋友问。

  “我要搬到一个离我妻子的亲戚更远一点的地方去。”阿凡提回答说。

 

妻子唱歌

  一次阿凡提的妻子问阿凡提:“我每次唱歌的时候,你为什么老跑掉?你不喜欢听我唱歌吗?”

  阿凡提回答说:“亲爱的,一点也不是,我只是不想让周围的邻居误会,以为我在打老婆呢!”

 

倒骑马

  一天,阿凡提在一位朋友家喝了一些布扎,晕晕糊糊地倒骑着他的马回到了家。

  早已认得家门的马,径直把阿凡提带回到家门口。妻子见此情景,大叫道:“阿凡提,真是羞死人了,你怎么大白天倒骑着马回来了?”

  阿凡提睁开眼睛回答说:“我没倒骑马,是这个畜牲倒着站到我身边的!”

 

怪你自己

  阿凡提常常是半夜而归,一天,妻子对他说:“阿凡提,以后你不要半夜三更地在外边瞎混,不然,魔鬼会把你诱惑去。”

  “魔鬼怎么会把我诱惑去呢?”阿凡提问。

  “听说魔鬼装扮成妙龄少女常常把男人诱惑去,还是小心为好。”妻子忠告阿凡提。

  “请你一百个放心,别说是妙龄少女,就是人间仙子也不会把我诱惑去。”阿凡提说。

  第二天,阿凡提还是半夜未归。于是妻子换上一套华丽的装饰,头上披上了一块火红的纱巾,躲到阿凡提回来时经过的一棵树后,等待阿凡提回来。当阿凡提走过这里时,她变换声音,甜甜地说道:“喂,亲爱的,往这儿瞧!”

  阿凡提回头一看,是一位少女亭亭玉立地站在那儿,他即刻兴奋起来。

  “你是哪一位?”阿凡提轻轻问道。

  “我是魔鬼的女儿,我是来诱惑你的!”

  “亲爱的,我不需要诱惑,我时刻准备着拥抱你。”阿凡提说着便三步并两步地来到她跟前,一看,立刻傻了眼,慌忙说道:“怎么样?我跟你说过什么样的魔鬼都不会诱惑我的,这回是你自己诱惑了我,全怪你自己!”

 

等着面团发起来

  阿凡提的妻子让他到河边打水。阿凡提不愿意去,问她:“这是女人的事,你自己为什么不去?”

  “因为我正在等着面团发起来呢!”妻子答。

  阿凡提只好提着水罐向河边走去。到了河边,他把水罐扔进河里,死死盯着水,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他还是坐在那儿。

  等得不耐烦的妻子跑出来找他,说:“我还以为你被水淹死了呢!”

  “不,我没被淹死,我是在等着面团发起来呢!”阿凡提回答说。

 

非凡的想法

  一天,阿凡提让妻子给他做阿勒瓦吃。妻子做了很大一盘,他吃得只剩下一点。

  当晚,他们入睡后,阿凡提把妻子叫醒说:“喂,请你醒一醒,我突然有了一个非凡的想法。”

  “什么想法?”妻子问。

  “请你把白天剩下的那一点阿勒瓦给我拿来,我就告诉你。”阿凡提说。

  妻子爬起来,把剩下的那点阿勒瓦拿了来,阿凡提几口便全部吃完,之后就准备入睡。

  “喂,你到底有什么想法,如果你不告诉我,我今晚简直无法人睡。”妻子焦急地问。

  “我这个想法嘛,”阿凡提说:“就是不把你白天做的阿勒瓦干净彻底地吃完,我就不去睡觉。”

 

面絮

  阿凡提背着一口袋麦子准备拿到磨坊去磨面,路上遇见了一伙赌徒。他看见有一位赌徒赢了许多钱,便来了兴趣,他把手里的麦子往赌桌上一放,开始赌了起来。可他运气不佳,一会儿的工夫把一口袋麦子连同袋子一起输掉了。他不知道回家后怎么向老婆交待,于是,他来到磨坊往全身抹了许多面粉后回到了家。

  “阿凡提,你磨的面呢?”妻子见他空手而归问他。

  “哎呀老婆子,你那一点麦子待磨出来后,都变成面絮四处飞光了。你没看见我身上的这些面絮吗?”阿凡提指着身上的面粉说。

  “那么装麦子的口袋呢”妻子又问。

  “你以为人家白给你磨一口袋麦子呀?我把口袋当工钱给磨坊主了。”阿凡提答道。

 

火也怕妻子

  阿凡提的妻子不在家,他想烧一壶水沏茶,可他吹呀、点呀,摆弄了半天也没把火引燃。阿凡提心想:这活儿应是女人干的,我当然点不着了。于是他回屋穿了一件妻子的衣服出来,重新点了一遍,这次一下便把火点燃了,他高兴地说道:“还是我猜对了,火也怕妻子”。

 

只要不见我就行

  阿凡提新娶的老婆是个骄横、懒惰的女人,而且她还出奇地爱打扮,把时间全浪费在梳妆打扮上了,把家务全扔给了阿凡提一人。

  正当阿凡提十分厌恶这个女人时,她问阿凡提:“阿凡提,你的亲朋好友也大多了,我应该见哪些,避开哪些呢?这些我都应该知道,不然到时候,伤了你的心就不好了”

  “你见谁都可以,只要不见我就行。”阿凡提回答说。

 

解救危难中的美女

  夏天的一个夜晚,阿凡提散步经过一座花园时,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他好奇地爬上墙头,看见一位妙龄美女正被一个巨形怪兽拥抱着。他心想:这个可怕的巨兽可能是变形的魔鬼吧。阿凡提丝毫没有迟疑,骑士般翻墙跃入花园,同这个怪兽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搏斗。

  本想打败怪兽接受美女感谢的阿凡提,反而得到的是美女的一阵白眼,还让两个魁梧的仆人把他抓住痛打一顿后扔到了墙外。

  阿凡提半昏迷地躺在墙外,听见那个美女发疯般地呼唤着被赶跑了的情人。

  “真是各有所好呀!”阿凡提喃喃自语道,此后,他也装扮成一个怪兽样,每晚出去散步,可是却没有一个美女请他到花园里去。

 

为什么打我?

  阿凡提把女儿嫁出去了,家务活儿全落在了妻子身上。因妻子长时间不做家务,对做饭已有一些生疏了。一天,她炖了一锅羊肉,但不知道该放多少盐,便问阿凡提:“阿凡提,这锅肉该放多少盐、多少胡椒?”

  阿凡提也不知道该放多少盐、多少胡椒,对妻子说:“请你等着我,我去问一下女儿。”说完,他去邻村找出嫁的女儿。

  他对女儿说:“孩子,你妈让我问你,炖一锅肉应该放多少盐、多少胡椒?”

  女儿把拇指、食指、中指撮在一起,比划着对父亲说:“就放这么一小撮盐、一小撮胡椒就行了,请您记住,别忘了。”

  阿凡提怕忘了,一路上口里念念有词地念叨着“一小撮、一小撮”,急急忙忙往家走。

  半路上,他遇见了一位农夫正在扬一堆像山一样的麦子。他想在此稍作歇息,可又恐怕忘记了那“一小撮”几个字,但还是念念有词地来到农夫跟前。农夫一听就生气了,他斥责说:“喂,你这个该死的瞎子,你没看见我今年麦子喜获丰收吗?”说完,他用扬麦子用的木锨狠狠朝阿凡提腰上打了一下。阿凡提一下叫唤起来:“喂,你为什么平白无故的打我?”

  “你为什么‘一小撮、一小撮’他说个没完?”农夫问他。

  “那我应说什么?”阿凡提又问

  “你应该说一百担!”农夫说道。

  阿凡提抚摸着被打痛了的腰,嘴里念念有词他说着“一百担、一百担”往前走。

  没走一会儿,他又遇到了一个麻烦。路边有一湖,湖里有几只野鸭子在悠闲地畅游。一位偷猎者正举枪瞄准,准备射击。可阿凡得“一百担、一百担”的喊叫声吓跑了野鸭子,这下又惹怒了偷猎者。偷猎者生气地挥拳打了阿凡提一下,阿凡提奇怪地问他:“你为什么打我?”

  “你为什么边走边喊?”偷猎者问。

  “那我应该怎么走?”阿凡提问。

  “这种时候你应该猫着腰,沿着墙跟走。”偷猎者说道。阿凡提答应后,猫着腰沿着墙根走了。走了一阵,他又遇到了一个麻烦。有一座果园的主人正在收摘果园的果实。他看见阿凡提猫着腰沿着墙根偷偷走来,还以为是小偷,便抓住他痛打了一顿。

  阿凡提委屈地问道:“你为什么打我?”

  “你猫着腰沿着墙根偷偷过来,是不是想偷我家的果实?”果农说。

  “那我应该走哪儿?”阿凡提问。

  “你应该光明正大地走路呀!”果农说。

  就这样,阿凡提白白挨了三次打好不容易回到了家。妻子在家里正等着他呢,他一进门,妻子便问:“阿凡提,女儿是怎么说的?应该放多少盐、多少胡椒?”

  阿凡提没好气地一脚把锅踢翻,说道:“如果今天没有这一锅炖肉和你,我不会白白挨三次打!”

 

不麻烦您了

  一天,阿凡提的妻子不舒服,她对阿凡提说:“快去请医生来!”阿凡提赶忙缠上色兰,穿上袷袢出门去请医生,妻子又把已经出了门的阿凡提叫了回来,说:“不用请了,我感觉好点了。”

  可阿凡提没听妻子的话,直奔医生住处,见医生后他说道:“医生,我妻子不舒服,开始她让我赶快请医生,我为了请您已经出门了,她又把我叫住,说她已经好了,不用请您了。我是特意来告诉您我妻子已经好了,不麻烦您了。”

 

你先开口了

  阿凡提对每天按时喂养他家的驴感到厌烦,他对妻子说:“老婆子,你也是这个家的成员,驴是我们的共同财产,你以后隔三差五的替我喂一喂驴好吗?”

  “我又不骑驴,还是谁骑驴谁喂吧!”妻子根本不理丈夫的话。由此,两人之间引起了一场吵闹。最后,两人约定:从现在开始,在这个屋里谁先开口讲话由谁喂驴。

  就这样,两人一整天就像哑已似的谁都不敢张口说话。到了晚上,妻子寂寞的无法忍耐便到邻居家,把事情的经过讲给邻居听。但她又担心阿凡提饿肚子,就让邻居家里的孩子给阿凡提送去了一碗肉汤

  正巧这时,阿凡提家来了小偷。小偷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家库房、厨房里值钱的东西一扫而光。小偷发现无任何动静,更加大胆地把脑袋伸进了正屋,当他发现阿凡提坐在那里把头又缩了回来。可阿凡提静静地坐在那儿却默不作声,小偷心想这人可能是坐在那儿咽气了,便壮着胆子说了句话,可阿凡提仍沉默不语。小偷便大胆地走进来,明目张胆地见什么拿什么。最后,连阿凡提戴在头上的帽子也摘走了,小偷把赃物放在阿凡提家的驴背上,牵着驴大摇大摆走了,这时阿凡提仍是一声未吭。

  小偷刚走,邻居家的孩子端着肉汤就走了进来,他对阿凡提说道:“我给您端肉汤来了!”可阿凡提还是一言不发。他为了向孩子表达刚才家里被盗和快去叫妻子过来的意思,便用表情暗示了几次,用手在头上比划了几次,可孩子完全误会了,还以为让他拿肉汤在他头上绕三圈,于是双手高举肉汤果真在阿凡提头转了三圈,热汤洒在他头上他仍是不说一句话。

  邻居家的孩子回到家,把阿凡提一声不吭、家门大开、屋里乱七八糟的情景讲给了母亲和阿凡提的妻子听。阿凡提的妻子听后,心里非常不安,急忙跑回家一看,果然家里被洗劫一空,愤怒的妻子责问阿凡提说:“喂,阿凡提,你一个大活人眼巴巴地看着让小偷把家里的东西偷光。”

  阿凡提为妻子先开口说话而感到高兴,也霍地站起身来,说道:“怎么样?还是你先开口了吧,请你来喂驴吧!”

 

错把王后当国王

  国王和王后在御花园里散步,国王对陪同而来的阿凡提说:“阿凡提,现在你要做出一件无礼的事,然后你要向我道歉,可是你的道歉要比你的无礼之罪还要‘厉害’才行。”

  阿凡提稍稍想了片刻,然后走到披着面纱的王后身边,在她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被掐痛了的王后“哎哟哟”地喊叫起来,国王狠狠地瞪了阿凡提一眼,阿凡提急忙道歉:“对不起王后,请别生气国王,我错把王后当成国王了!”

 

您生育过吗?

  阿凡提行医时,一位老妇人领着女儿来看病,老妇人对阿凡提说:“我这女儿成亲已经八年了,看过许多医生,吃过很多药,还是不会生育,请您看一看吧!”

  阿凡提号了号那女儿的脉,问老妇人:“您女儿的这病可能是遗传,请问您生育过吗?”

 

没见过亮光

  阿凡提怀孕的妻子半夜里突然肚子痛,还没等阿凡提把蜡烛点燃妻子就生产了,阿凡提急忙点燃蜡烛到邻居家去请产婆,产婆刚一进门,妻子又生下一个,阿凡提赶快把蜡烛吹灭了。

  “阿凡提,你为什么把蜡烛吹灭?”产婆问。

  “这些孩子没见过亮光,一见到亮光便一个接一个地出来了,这样我能养活得了吗?”

 

只有那天

  阿凡提结婚了,可妻子脾气古怪、急躁、好斗。天天找茬与阿凡提吵架。烦透了的阿凡提为了躲避吵闹,得到安宁,便每天早出晚归。

  一天,阿凡提回到家,妻子又开始与他吵闹:“喂,你还是个男人吗?每天天不亮就出门,星星落了才进门。幸亏是我,要是别的女人,婚礼那天就跟你吵翻了。”

  “得了,得了,老婆子,我们之间只有那天没吵架,你别把那个美好的一天也扯出来!”阿凡提说道。

 

木瓜抓饭

  “老婆子,多做一点饭,来了几位熟人。”阿凡提一进门说道。

  “家里的老鼠都拄着拐棍走路了,你拿什么招待客人?我用什么做饭?”妻子听了生气地说道。

  阿凡提无奈,只得出门对那些熟人说:“我妻子说‘不放木瓜的抓饭不好吃,’等到了秋天,我妻子到我岳父家取来木瓜再给你们做木瓜抓饭吧,做好抓饭前,请你们出去转一转再来吧!”

 

一样的房子,一样的女人

  阿凡提驾着一辆马车准备到巴格达去。刚上路不久,他便坐在马车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驾车的马,走到一个岔路口时,没听见主人的叱喝声便又原路返回了阿凡提的家阿凡提醒来时还以为到了目的地,睁开眼睛一看,惊呀地说道:“哎呀,巴格达也有一所与我家一模一样的房子!”

  他刚说完,妻子提着水桶从家门出来,他又惊诧地说道:“哎呀,巴格达还有一位跟我妻子一模一样的女人!”

 

家产

  一天夜里,邻村突然着起大火,很快就要蔓延到阿凡提所住的村子了。村里的人们纷纷把家产装在马车。驴车上,手提大包小包弃家而逃。阿凡提将家里仅有的一条毯子。两床被子、两个枕头一卷扛在肩上,与妻子悠闲地走在逃难的人群中。

  那些家产颇多的人见了,奇怪地问他:“阿凡提,难道你的家产就这么一点”

  “是呵,这就是那些连着让四个女儿出嫁的家产。”阿凡提耸耸肩膀答道。

 

像一个男人吗?

  阿凡提在无事可做的日子里,不知是寂寞还是解闷儿,老是参与妻子和家里的琐事。烦透了他这种行为的妻子生气地对他说:“你这样还像一个男人吗?你也像其他的男人一样少在家,多在外面干些事不好吗?”阿凡提听毕,穿好衣服便出了门。他这一出门便一个礼拜没着家。

  第八天时,他在街上遇见了一位朋友,他对朋友说道:“朋友,你到我家问一问我的妻子,我现在是否像一个男人了?如果不像,我接着在外面转悠一个礼拜再回家。”

 

离我远一点

  清晨,躺在身边的妻子对阿凡提说:“离我远一点好不好?热死人了!”本来就已睡醒的阿凡提一听,立即起床,穿好衣服到外边去了。

  走了好一阵,阿凡提遇上一位朋友,朋友向他问安道:“祝您早安阿凡提!这么早,您这是去哪儿?”

  “哎呀,朋友,我也不知道去哪儿,您去我家问问我的老婆,我到底离她多远才好?”阿凡提回答说。

 

同时上当

  一天吃午饭时,阿凡提对妻子说:“刚才有一个人来说咱们的姐夫去世了。我给了他一笔钱把他打发走了。”

  “什么?你在说什么?”妻子惊讶地说:“刚才有一个人来说咱们的婶子去世了,我也给了他一笔钱把他打发走了。”

  阿凡提揪着自己的衣领说道:“咳!咱们俩都上当了,我看下一回还有谁死?”

 

以此为戒

  县官无论做什么事都要与夫人商量,上至政事下至吃喝,县官夫人都要过问。

  县府的官员们虽对她的这种行为大为不满,可就是不敢明提,于是找来阿凡提,让他向县官表达他们的意思。阿凡提用自己的话向县官转告了官员们的意思后,县官觉得有理,从此再没听夫人的话。

  县官夫人知道此事的底细后,便对阿凡提怀恨在心,寻机要好好报复一下。她设法让阿凡提一家搬到了县府,并买通了阿凡提的妻子。

  一天傍晚,县官与夫人、阿凡提与妻子四人在葡萄架下喝茶纳凉。阿凡提似乎忘记了此时有外人在身边,开始向妻子调情,妻子娇滴滴地要阿凡提趴下,她解下头巾系在阿凡提脖子上,然后骑在他的背上,嘴里还不断地说着“我亲爱的乖驴”,让阿几提在县官和夫人面前爬来爬去。

  “阿凡提,当初你跟我说什么来的?你现在怎么给老婆当驴骑了?”县官取笑他说。

  “我是为了让您以此为戒,不要落到我这个份上,我才给你玩这个把戏的!”阿凡提说道。

 

你说得也对

  一天,一位邻居到阿凡提这儿诉了妻子的苦。阿凡提听完,说道:“对,您说得对,您妻子的脾气的确很不好!”

  第二天,这位邻居的妻子找到阿凡提又诉了他男人的苦。阿凡提也对她说了一句:“对,您说得对,您男人的火暴脾气实在不怎么样。”

  阿凡提的妻子听后,埋怨他说:“你还是男人吗?丈夫来了,你说丈夫对;妻子来了,你说妻子没错,到底谁对?”

  “让我细想一下,你说得也对。”阿凡提回答道。

 

原来您也怕老婆

  阿凡提写了一个告示,要求县官签发。县官打开告示一看,告示上写着:“今委派纳斯尔丁·阿凡提去全县各地巡查,凡发现有怕老婆的男人,征收一只大母鸡,概不例外。”

  县官起初以为阿凡提是开开玩笑,便答应了他的要求。在告示上签了自己的大名。

  过了几天,阿凡提带着数百只母鸡来见县官。县官惊奇地问道:“阿凡提,你真的用那张告示征来了这么多鸡?”

  “正是。”阿凡提眉飞色舞地说:“因鸡太多,没东西装,我中途就返回来了,不然,全县的有妇之夫都要交一只母鸡。”

  说完,阿凡提神秘地笑了笑又说道:“县官老爷,我发现了一个重大的秘密,不知该不该说。”

  “快讲!”县官迫不急待地说。

  “我在一地发现了一个无与论比的美人,姿色非凡,并有一双活灵活现得像露珠般的眼睛,还有一对泉眼般迷人的酒窝。老爷何不纳其为妾?”

  当阿凡提说到这儿,县官急忙暗示,小声说到:“嘘,小声点,别让夫人在门后听见!”

  “原来您也怕老婆呵,概不例外,快交出一只母鸡!”阿凡提哈哈大笑地说道。

 

看花了眼

  阿凡提开荒犁地时,从地里挖出了一个大罐子。他打开罐子一看,里边是满满的一罐金币。阿凡提暗自思忖道:“金币是从地下挖出来的,应该交公。”

  回到家,阿凡提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妻子,并对她说:“你快把罐子装进一个口袋里放好,我去上交给喀孜。”

  妻子望着满满一罐金币,顿起贪心。搬来一块大石头装进了口袋,把那一罐金币藏了起来。

  阿凡提扛起口袋,径直来到喀孜堂。他二话没说,进门就倒口袋,只见从口袋里滚出了一块大石头。

  “这是怎么一回事?”喀孜问。

  阿凡提先是一怔,接着喃喃自语道:“我可能是看花了眼,误将石头看成金罐了。”

 

你自己没有姐姐吗?

  村里的一位年轻人,看见小阿凡提在院里玩耍,便把他叫到跟前说,“小阿凡提,我给你一块糖,请你把你的姐姐叫出来好吗?”

  小阿凡提吃完了糖,对那位年轻人说:“你为什么老来找我姐姐?你自己没有姐姐吗?”

 

诡辩

  有位妇人找阿凡提算命。阿凡提看了看妇人的右手掌说:“夫人,从您的指纹看,您命里有三个女儿,还有……”

  “阿凡提。”妇人不太高兴地说:“我已经有五个女儿啦!”

  “夫人,您别着急,我还没看您的左手哩。”阿凡提诡辩道。

 

我没说错吧!

  阿凡提的妻子脾气很坏,动不动就跟他大吵大闹。一天,妻子又在家平白无故地与阿凡提大吵了一架。

  阿凡提没有还嘴,不吭不哈地走到外面,蹲在门口跟一位邻居闲聊起来,他说:“老天可能要下暴雨。”

  邻居看了看天气,奇怪地问他:“天气好好的,怎么会下暴雨呢?”

  邻居刚说完,阿凡提的妻子就端着了盆脏水,走过来,“哗”地泼了阿凡提一身。

  阿凡提站起来,一边擦着脸上的污水,一边说:“你看,我没说错吧。”

 

我刚才是跟您开玩笑

  阿凡提的妻子蛮横无理,常常惹他生气。一天,他在街上遇见了老丈人,抱怨说:“您的女儿蛮横无理,常常没事惹我生气,她是天下第一的坏女人。”

  “如果我的女儿下次再惹您生气,我一定取消她的财产继承权!”老丈人严肃地说道。

  阿凡提听后脸上立刻堆出笑容,说道:“我刚才是跟您开玩笑,您还当真了。您的女儿贤淑安分,是天下第一的好女人。”

 

他不会夺走你的丈夫

  阿凡提女婿给他女儿买了一面镜子。可他女儿从来没见过镜子,以为丈夫娶了第二个妻子。她望着镜于里有个年轻美貌的女子,于是她跑去告诉了父亲。

  阿凡提来到女儿家要过镜子一看,只见镜子里是个满脸胡子的老头,就安慰女儿说:“别担心,他不会夺走你的丈夫的!”

 

她的女儿快十八了

  妻子临终前,对阿凡提说:“阿凡提,我们好坏夫妻一场,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等我死后千万别娶邻居那个寡妇,是她把我害成这个样子的。”

  “放心吧,”阿凡提安慰妻子说:“我决不娶她,她的女儿都快满十八岁了!”

 

我像只蜜蜂

  年轻的阿凡提在街上遇见了一位美丽的姑娘,于是,他盯上了她。姑娘走到那里,他就跟到那里,姑娘发现后,停住脚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老跟着我?”

  “你美丽的容貌吸引了我。”阿凡提表白道。

  “我有什么可吸引你的?”姑娘问。

  “你就像一朵盛开的鲜花!”阿凡提说。

  “瞧你这个丑样,像个蜘蛛,谁稀罕你呢?”姑娘说。

  “不,你说错了,我像只蜜蜂!”阿凡提回答说。

 

白摇了一个多小时

  阿凡提每天回家都很晚,每天都要挨妻子说,一天,他又回家晚了,而且比平时更晚,他担心妻子发火,于是,他在门口把鞋脱下来,蹑手蹑脚地走到孩子的摇篮前,开始轻轻哼着催眠曲,轻轻摇着摇篮。

  妻子听到他的声音后,问道:“喂,阿凡提你在干什么?”

  “看你,孩子哭了你都不管,我坐在这儿摇着孩子入睡部一个多钟头了。”阿凡提回答说。

  “你骗谁?孩子在我身边已经睡了一个多钟头了。”

  阿凡提一看,原来自己摇的是一只空摇篮。于是站起来说道:“这么说我白摇了一个多小时!”

 

我可以飞进来

  一天,阿凡提路过一个花园,花园里花香四溢,百灵鸟在歌唱。阿凡提好奇地从墙缝向里张望,看见一位姿色非凡的年轻女子在散步。

  他心里一阵激动,问道:“小姐,我能进来吗,

  “喂,你是什么人?你这个胆大的狂徒!”美貌女子高声喊道。

  “我是百灵鸟,愿为您歌唱!”阿凡提说。

  “这里又没门,你怎么进来呢?”女子说。

  “不用门,我可以飞进来!”阿凡提说。

 

改变一下外貌

  阿凡提的妻子准备去参加一个聚会。她精心打扮了半天,问阿凡提:“你看我这样打扮,那些色鬼会不会认出我来?”

  “当然能认出你来。”阿凡提说。

  “那怎么办呢?”妻子为难地问。

  “请你把脸上的粉擦掉,把嘴上的口红抹掉,再穿上一件旧衣服,改变一下外貌,这样色鬼就认不出你来了。”阿凡提回答道。

 

有关毛驴的事情

  一天夜里,妻子对阿凡提说:“孩子他爹,我们的儿子长大了,已长成大小伙子了,快给他娶个媳妇吧!”

  “我们哪儿有钱给他娶媳妇呢?”阿凡提答道。

  “我们先把毛驴卖掉,再想想办法不就行了吗?”妻子说。

  接着他们又谈起别的事情。其实,儿子蒙头躺在床上并没睡着,他们谈话的内容他全听见了。突然儿子从被窝里钻出头来,说道:“爸爸,有关毛驴的事情你们还没谈完呢?”

 

幸亏没讲《四十大盗》

  阿凡提朋友的妻子一胎生了三个孩子。阿凡提前去祝贺时那位朋友说:“我妻子怀孕时,我经常给她讲《三个兄弟》的故事,她一胎生下三子,也许与这事有关吧!”

  “噢,如果这样的话,”阿凡提眉飞色舞地说:“你应该感谢真主,幸亏你在妻子怀孕期间没给她讲《四十大盗》的故事,否则你妻子就要生下四十大盗了。”

 

钱在哪儿呢?

  一天,阿凡提和妻子围着火炉一边取暖,一边闲聊,阿凡提问妻子:“老婆子,假如有一天我们有了很多钱,你准备怎么花呢?”

  “我要买许许多多高贵华丽的服装,还要买很多金首饰和高级的香料,把自己打扮得像王后一样。”妻子说。

  “哎呀,那不行,你那是挥霍浪费,”阿凡提说。

  “那么依你怎么办呢?”妻子反问。

  “把钱存起来,给我们的孩子留下。”阿凡提回答说。

  “你这是十足的傻瓜行为,如果钱被老鼠吃光了呢,还是穿好吃好,过舒坦日子好。”妻子说。

  二人意见不一,最后阿凡提动火了,气得打了妻子一耳光。受了委屈的妻子嚎淘大哭着说道:“你才是十足的大傻瓜,钱还没有呢,就开始打我,说我挥霍浪费。”

  “对,就是因为钱还没有,你就已经开始那样摆阔、挥霍浪费了,如果真有了钱,你还不知道怎么样呢!”阿凡提说。

 

请妻子圆梦

  阿凡提知道妻子非常相信梦,想戏弄她一下,便对她说:“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村头的河里洗澡。不知那是什么预兆?”

  “哦,洗澡可是个好梦,意味着你将成为一个大官。”妻子高兴地说。

  “有可能,我洗澡的地方不是正好在村头,而是在离村头稍微远一点的河上游。”

  “如果是那样,预示着你当百户长。”妻子说。

  “有可能,不过我说的还不很正确,因我洗澡的地方还得往上游一点。”阿凡提说。

  “哦,你还有可能当上县官。”妻子说。

  “还得往上点。”阿凡提又说。

  “哦,那是当宰相的象征。”妻子说。

  “如果是再往上一点呢?”阿凡提再间。

  “哦,你就可能当国王了。”妻子高兴地说。

  “太好了,到时我就可以娶四十个妻子对吗?”阿凡提问。

  “该死的,胡说些什么呢?”妻子不高兴的说。

  “我没胡说,而是你在胡说呢!”阿凡提愤愤不平地说道。

 

可我的肚子怎么又饿了呢?

  阿凡提准备去洗澡,出门时对妻子说:“老婆子,我去洗澡,马上就回来,请你给我做一锅香喷喷的抓饭,我回来吃。”

  妻子为他做好了抓饭。不料,家中却来了几位客人,他们把给阿凡提做好的抓饭全吃光了。阿凡提洗完澡回来肚子很饿,要吃饭,妻子只好对他说:“阿凡提,你稍微忍耐一下,躺下歇一会儿,消消乏,回头再吃饭吧。”

  阿凡提无奈,只好躺下先睡了一会儿。待他睡着后,妻子从锅底刮了一些残剩的饭粒,抹在阿凡提的嘴边和胡子上。过了一会儿,他从梦中醒来,冲着妻子嚷饿了。妻子说道:“阿凡提、刚才你不是吃了一盘子香喷喷的抓饭吗?你好好想一想,不信你摸一下嘴边,嘴边还留着你吃剩的饭粒呢!”

  阿凡提用手一抹,的确从嘴边和胡子里掉下了一些饭粒,他便自我嘲解道:“我都睡糊涂了,还以为是在梦里吃了一盘香喷喷地抓饭呢,原来是真吃过了。可我的肚子怎么又饿了呢?”

 

为自己的女儿做媒

  阿凡提想把自己的母牛卖掉,可他牵着母牛在集市上转了好久,也没有卖掉。一位牙行朋友见了,接过他手里的牛缰绳,把牛牵到另外一个地方,放声吆喝道:“快来买呀,这是一头怀孕的母牛,已经六个月了。”

  一位急着要买怀孕母牛的顾主立刻跑来,出高价把母牛买走了。阿凡提又惊又喜,拿上钱谢过那位朋友,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回到家里,阿凡提发现有几个媒婆坐在家里。妻子急忙悄声对他说:“有人给咱们女儿说媒来了,这回让她们好好看一看咱们的女儿,咱们也夸一夸她如何能干,给她找一个好婆家!”

  “闭上你的嘴,这事我来说,这回我可知道了怎样夸奖自己的货色了。”阿凡提说。

  妻子还以为阿凡提有什么好办法,于是便恭恭敬敬地接待媒婆去了,还让女儿吻了她们的手。妻子对媒婆说:“请贵客稍等,让孩子她爸跟你们慢慢说吧!”

  “为什么要慢慢说呢?”阿凡提走过来,急忙说道:“只有一句话,我们的闺女,已经怀孕六个月了!”阿凡提刚说完,媒婆们便吓得捂着脸逃走了。

 

老了十岁怎么办?

  阿凡提的妻子准备参加一个婚礼,她在衣橱里东挑西拣,最后选了一件颜色鲜艳的衣服穿上,问阿凡提:“快帮我参谋一下,我穿这件衣服好行吗?”

  “很好看,你一下子年轻了十岁”。阿凡提说。

  阿凡提的妻子一听,赶紧脱下衣服,说道:“我不穿它了,等我参加完婚礼回来一脱下它便会老了十岁,你要嫌我老了,休了我怎么办呢?”

 

学会结婚

  阿凡提想结婚,但不知道结婚有哪些仪式,该如何进行。于是他问父亲,父亲说:“你去找依麻目,他怎么说,你怎么做就行了。”

  阿凡提找到了依麻目,依麻目问他:“兄弟,有什么事吗?”

  “兄弟,有什么事吗?”阿凡提学着问。

  “喂,你怎么这样回答我的问题?”依麻目说。

  “喂,你怎么这样回答我的问题?”阿凡提还是学他。

  “你疯了吗,阿凡提?”依麻目怒斥道。

  “你疯了吗,依麻目?”阿凡提学他问道。

  依麻目还以为阿凡提在愚弄他,怒不可遏地举起手狠狠地打了阿凡提一巴掌。阿凡提也愤怒地还了依麻目一记耳光。于是,二人扭打起来。

  当阿凡提垂头丧气地回到家时,父亲急忙问:“孩子,你学会结婚了吗?”

  “如果结婚是你骂我,我骂你,你打我,我打你的话,我已经领教了,我不敢结婚了。”阿凡提摇晃着脑袋说。

 

窈窕美人要出嫁

  一群年轻人围住了阿凡提说:“阿凡提大叔,听说您把撒旦都骗了,我们不相信,您能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们,请施展一下您的骗术吧!”

  “以后再说,现在我没有时间。”阿凡提说道。

  “您有什么事这么着急?”年轻人问。

  “快,不要缠注我。不然我就见不上她了,等我回来再说。”阿凡提显得非常焦急。

  “您到底上哪儿,跟我们说一说吧:”年轻人恳求道。

  “听说今天邻村有一位花容月貌、光彩照人的窈窕美人要出嫁,见不到她可是终生的憾事,在她被新郎接走之前我一定要见她一面,快放我走!”阿凡提说。

  年轻人只好放走了阿凡提。他们又觉得:那位美女果真像阿凡提说的那样漂亮的话,他们不见上一面,不是也很遗憾吗?于是他们也急急忙忙跑到邻村,可那里根本没有窈窕美人出嫁,倒是有一位古稀老妪过世。

  年轻人这时才恍然大悟,连呼上当。

 

他说得对,你就别吭气

  一位年轻人来找阿凡提,要求向他学一点什么。阿凡提问他:“你想学我哪一方面的特长?”

  “例如您反应快,脑子灵活,说话恰到好处的特长。”年轻人回答后又说道:“如果某一个人突然对我说‘喂,色鬼,你与其这样还不如早早娶一个老婆’时,我应该怎样回答?”

  “你还要说什么呢?他说得对,你就别吭气!”阿凡提答道。

 

切脉

  一位夫人不大舒服,把当医生的阿凡提请来为她切脉,可她非常害羞,只好用衣袖把胳膊给盖上了。

  “夫人,什么事都没有,一切很正常。”阿凡提隔着衣袖给她切脉后说道。

  “医生,如果我没病请您切脉干什么?”夫人奇怪地问。

  “对呀,”阿凡提对夫人说:“我没说您没病,我说的是您的衣服没事儿,因为我是给您衣服切的脉。”

 

是您为他们主持的婚礼

  依麻目想取笑阿凡提,问他:“阿凡提,撒旦的妻子叫什么来着?”

  阿凡提稍思片刻,答道:“是您亲自为他们主持的婚礼,您应该知道她的名字呀!”

 

分配家产

  阿凡提当喀孜时,一位喜新厌旧的人领着妻子来到喀孜堂,提出要与妻子离婚。阿凡提问男人道:“你为什么要与妻子离婚?”

  “我们没有共同语言,我不喜欢她。”男子耸耸肩膀回答说。

  阿凡提一听,便知晓了他是个品行不端的人,对他说:“好吧,那么请你说一说,你们家里都有些什么财产,我将按照《古兰经》上的法规,给你们共有的财产作一个公证的分配。”

  那位男子企图独霸所有的家产,也为了难倒阿凡提,便按照事先准备好的内容说道:“我们的财产有:院落一片落绵羊一片羊、面粉一片粉等等。”

  阿凡提听完,宣判道:“为了公道,院落分给你的妻子,片落分给你;绵羊分给你的妻子,片羊分给你;面粉分给你的妻子,片粉分给你……”男子一听,哑口无言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当然不同

  阿凡提的妻子分娩了。国王问他:“你妻子生了个什么?”

  “穷人还能生什么呢?不是女儿就是儿子呗。”阿凡提答。

  “难道富人就不同了吗?”国王迷惑不解地追问。

  “当然不同。富人生的是贪官、恶棍、无赖、暴虐之君。”阿凡提答道。

 

学醉鬼幻想

  阿凡提和妻子一起商讨谋生之道,力求自己生活过得好一点。

  妻子思来想去,最后对阿凡提说:“我们在羊群通往草场的必经之路上,种许许多多的骆驼刺,当羊群来回经过的时候,肯定会在骆驼刺上留下很多羊毛。我们把这些羊毛蓄积起来,擀制出一张张漂亮的羊毛毡,然后把毡子拿去卖了再买回一群鸡,这样我天天就能拾许多许多鸡蛋,你再把鸡蛋卖了换回一只羊……”

  “与其这样还不如从那些羊群里抓回两只羊哩!”阿凡提打断妻子的话说。

  “不,不,不劳而获不好,再说做贼肯定没有好下场。刚才我说到哪儿了?对了,我们买回了羊再让它下小羊,然后再用卖羊的钱买回一匹母马,再让母马生一匹马驹,我骑上小马驹……”

  “喂,老婆子,小马驹不能骑!”阿凡提说道。

  “不行,我得骑小马驹,”妻子反对说:“到时你骑上母马,我在你旁边步行这不合理。”

  “小马驹的腰断了怎么办?你不能骑,我看你骑一个试试!”阿凡提一下急了,要动手打妻子。妻子挡住他说道:“喂,阿凡提,羊毛在哪儿呢?鸡蛋在哪儿呢?羊在哪儿呢?小马驹又在哪儿呢?为了这根本没有的事你就要打我合适吗?”

  “是啊,学那些醉鬼幻想的结果就这样。”阿凡提笑了笑说道。

 

我不哭谁哭

  不足一个月功夫,阿凡提的妻子和他的驴先后死去了。妻子死去时,他只哭了两天便作罢了。可他的驴死去时,他却一连哭了数日。

  邻居不解地问他:“阿凡提,你妻子去世时怎么倒没怎么哭,你一头驴死了你倒为何哭得如此伤心呢?”

  阿凡提仍哭着回答道:“妻子去世时,全村人都来劝我节哀,而且不久会给我再娶的,可我的驴死去后,没有一个人对我说一句‘以后再给你买一头驴’这样的话,我不哭谁哭呢?”

 

烤包子吧!

  一天,阿凡提往家里带来了几位客人,他对妻子说:“老婆子,快烤一点馕吧!”

  妻子不高兴地问他道,“家里连一把面都没有了,我用什么烤馕?”“那就烤包子吧!”阿凡提说。

 

梦游症

  一天夜里,阿凡提不知何故难以入睡,他悄悄爬起来到外面转了一圈,回来时却惊动了熟睡的妻子。妻子奇怪地说道:“阿凡提,你莫不是得了梦游症,半夜出去干什么?”

  阿凡提没说什么就躺下睡着了。第二天夜里,他又爬起来到外面,企图从外面打开自己寝室的窗户。这时,更夫过来问他:“阿凡提,你被锁在外面了吗?”

  “嘘,我妻子说我患了梦游症,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我想吓自己一跳。”阿凡提回答说。

 

全怪它妈

  阿凡提拴在牛槽上的小牛犊,挣断了脖子上的绳套逃跑了。阿凡提追呀,怎么也没追上。又气又累的阿凡提回来后,拿起一根大棒狠狠地打起母牛来。

  妻子见了,生气地问:“阿凡提,你打母牛干什么?它怎么招惹你了?”

  “如果它不教牛犊怎么挣断绳子的话,牛犊怎么会挣断绳子呢?全怪它妈!”阿凡提回答说。

 

棉被丢了,吵闹停了

  一个寒冷的夜晚,早已熟睡的阿凡提,突然被门外的吵闹声惊醒,阿凡提仔细一听,原来门外有两个人在争吵。

  “喂,阿凡提,出去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阿凡提的妻子说。阿凡提懒洋洋地爬了起来,把棉被披在身上就到外面去了。

  “喂,三更半夜你们吵什么?都疯了?害得人睡不着觉!”

  正在吵闹的其中一个,看见阿凡提披着一条棉被出来,眼睛一亮,他来到阿凡提面前,冷不防一把抢过阿凡提的被子一溜烟的跑了。另外一个也趁阿凡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也撒腿跑了,等阿凡提明白过来时,他已经冻得发抖了,只好颓丧地跑回屋去。

  “阿凡提,到底发生了什么书?他们在吵什么?”妻子问。

  “亲爱的,快睡吧!吵闹的原因是我们家的那条棉被。现在棉被丢了,吵闹也停了。”阿凡提回答道。

 

四十元钱买的斧子

  阿凡提要出远门,临行前,他把斧子放到柜子里锁了起来。妻子见了惊奇地问道:“阿凡提,你为什么把斧子锁起来?谁还偷斧子呀!”

  “嗨,老婆子,还不是为了防咱们家的这只猫呗!”

  “哎呀,猫还能把您的斧头吃了不成?”妻子更加惊奇地问道。

  阿凡提笑笑回答说:“你忘了老婆子,前天它把我用两元钱买的羊肝偷吃了,这四十元钱买的斧子它还能不偷吃掉吗?”

 

走了多少路?

  一天,阿凡提与妻子出远门到一位朋友家去做客。这是四天的路程,他们刚走了十五分钟,阿凡提便问妻子:“我们已经走了多少路了?”

  “我们今天走一天,明天走一天,到了后天的这个时候,我们才差不多走了全程的一半。”妻子回答说。

  “咳,这么罗嗦干什么?你说走了一半路不就完了嘛!”阿凡提说道。

 

我已经睡过了

  一天夜里,阿凡提睡不着,干脆坐起来不睡了。妻子奇怪地问他:“阿凡提,你为什么不睡?”

  “我已经睡过了。”阿凡提回答。

  “什么时候睡的?”妻子又间。

  “昨晚我在梦中梦见自己睡觉,那会儿睡的可能就是今晚的觉。”阿凡提回答说。

 

我最怕老婆

  一次,国王招众丞相共商国是后设宴款待大家。大家吃饱喝足后,把话题转到了谁怕老婆上来。

  “我看阿凡提最怕老婆。”一位秃头丞相先说道。

  大家一听,哈哈大笑起来。阿凡提听罢,不慌不忙来到这位秃头丞相面前,说道:“您说得对,正因为我最怕老婆,所以我到现在还不敢娶老婆。”

 

园王与王后

  阿凡提一早醒来,对妻子说:“亲爱的,刚才我变成了一位国王。”

  “那么我就是王后了!”妻子高兴地说。

  “不是,你怎么能成为工后呢?是我与王后结了婚。”阿凡提回答说。

 

没有灵魂的人

  宰相的女儿爱上了阿凡提。可除了她的长相十分平常外,她脾气也很古怪,阿凡提根本看不上她。一天,她找到阿凡提,倾吐衷肠道:“阿凡提,我爱你,我需要你,如果我得不到你,我就如同失去了灵魂一样。你要知道,一个失去了灵魂的人,是多么的痛苦啊!”

  “噢,是吗?那么我是决不会跟一个失去了灵魂的人结合在一起的!”阿凡提耸耸肩膀回答说。

 

手臂与腰围

  阿凡提年轻的时候,十分英俊潇洒。有许多女子都爱慕着他,其中也有村里巴依的女儿。

  一天傍晚,巴依的女儿在花园里遇见了阿凡提,她想法子给他一个亲近的机会,走过去娇滴滴地对他说:“阿凡提,有人说男人手臂的长度恰好等于女人的腰围,你相信不相信?”

  “这我倒没量过,最好是找一根绳子来,先量一量您的腰围,然后再量一。量我的双臂。”阿凡提回答道。

 

为什么由不了你?

  阿凡提的妻子又生了一个女孩儿。他十分恼火,便对妻子说:“下次,请你一定要给我生一个男孩儿!”

  “这那里由得了我呢?真主恩赐给我们什么就是什么?”妻子无奈地说。

  “怎么会由不了你?你在家里样样都自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为什么这一样就由不了你呢?”阿凡提回答道。

 

绝对不会住在家里

  一天,阿凡提替朋友到一位泼妇家讨债。泼妇找出种种理由还是不肯还债。阿凡提把腿一伸,躺在床上说:“那我就不走了,你还要管我吃,管我住。”

  泼妇急了,一蹦三尺,嚷道:“阿凡提,你再不走,我就要喊我丈夫了!”

  “可惜他不在家。”阿凡提高枕无忧地说。

  “你怎么知道他不在家?”泼妇问。

  “一个男人娶了你这样的妻子,是绝对不会住在家里的!”阿凡提回答道。

 

情人

  一天,宰相企图取笑阿凡提,便当众问他:“阿凡提,我想你有很多情人对吗?”

  “尊敬的宰相大人,您说得非常对,我是有许多情人,其中还包括您。”阿凡提从容地答道。

  “阿凡提,你怎么胡说八道!”宰相发怒道。

  “请息怒,宰相大人,您忘了,上一个主麻日,尊敬的国王要停掉我的生意,不是您带着许多人替我向国王求情的吗?”阿凡诞回答说。

 

正因为这个原因

  一天,一位朋友问阿凡提:“你的岳母喜欢你吗?”

  “她非常喜欢我!”阿凡提回答。

  “可你喜欢她吗?”朋友又问。

  “我非常不喜欢她!”阿凡提回答。

  “可是你要知道假使没有了岳母,你哪来的老婆呀?”朋友又问。

  “正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不喜欢她,谁叫她生了这样一个女儿的呢?”阿凡提回答说。

 

和男人结婚

  阿凡提快要结婚了,国王问他:“阿凡提,听说你要结婚了,不知对方是何人?”

  “是女人!”阿凡提回答说。

  “废活,当然是女人,哪里有和男人结婚的?”国王不悦地说。

  “有哇,我妹妹就和男人结婚的!”阿凡提回答道。

 

该关的全关上了

  阿凡提的妻子是个爱唠叨的女人。一天傍晚,她唠唠叨叨地对阿凡提说:“阿凡提,院里的大门,驴圈的门,家里的门窗都关好了吗?”

  阿凡提耐着性子回答道:“亲爱的,除了你的话匣子以外,该关的全都关上了。”

 

与五个女人接吻

  一天夜里,妻子亲热地问阿凡提:“阿凡提,你爱我吗?”

  “非常爱你,不爱你我能娶你吗?”阿凡提说。

  “那么你同别的女人接过吻吗?”妻子又问。

  “怎么没接过吻呢?我同五个女人接过吻!”阿凡提回答说。

  妻子一听大怒,责问道:“真的吗?你告诉我她们是谁?”

  “一位是我的母亲,她经常吻我,另外四个是你给我生下的四个女儿呀!”阿凡提笑哈哈地回答道。

前 返回世界阿凡提笑话大全 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