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杏坛小学语文教学>童话>安徒生童话

小精灵和太太

 

    小精灵你是知道的,可是你知道太太——花匠的太太吗?她有学问,能背诗,自己还能
轻松自如地写诗。只是那写作的韵律,她把它叫做“丁当响”的那东西,却很令她伤脑筋。
她有写作的才能,有讲话的才能,她满可以成为一位牧师,至少当一位牧师的妻子。
    “穿着星期日盛装的大地真漂亮!”她说道。她把这个想法写成了文字,还让它“丁当
响”,凑成了一篇美丽的长诗。专科学生吉瑟俄普先生——这个名字和这个故事没有关系—
—是她的外甥,来花匠家串门。他听了太太的诗,觉得很好。他说真不错。“你很有灵气,
舅妈!”他说道。
    “别瞎说了!”花匠说道。“别把这东西灌给她!妇人重要的是身体,要有像样的身
体。看着你的锅去吧,别让粥焦了。”“我拿块木炭便可以去掉粥的焦味!”太太说,“你
身上的焦味,我吻一下便可以去掉。人家都以为你只想着白菜土豆,可你喜欢花呢!”于是
她便吻了他一下。“花就是灵气呢!”她说道。
    “看着你的锅去吧!”他说道,走进园子里去了。那是他的锅,他照料着它。
    但是,专科学生却和太太坐在一起,和太太谈话。对她那句精彩的话“大地真漂亮”发
表了一大通议论,当然是以他自己的方式。
    “大地真漂亮,治理它吧,有人这么说①,我们成了主人。有的用精神,有的以身躯来
当主人,有的降生在世上就像一个惊叹号,有的像一个破折号。人们要问,他干什么来了?
一个当主教,另一个只是个穷专科学生,但是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大地是漂亮的,总是穿
着星期日盛装!这本身就是发人深思的诗,舅妈,这里面充满了感情和地理知识。”
    “您有灵气,吉瑟俄普先生!”太太说道。“很有灵气,这我可以向您保证!听君一席
高论,对自己便完全清楚了。”他们继续谈下去,十分有趣,十分美妙。但是在厨房里另有
一位在谈话,那便是那穿灰衣戴红帽的小精灵。你是知道他的!小精灵坐在厨房里看着饭
锅。他在说话,可是除了被太太称作“奶油小偷”的那只大黑猫外,谁也没有听到他的话。
    小精灵对太太十分气愤,因为她不相信他的存在,他知道。她从来没有见到过他,可是
凭她那渊博的学识,她总应该知道他是存在的,总该给他一些注意。圣诞夜的时候,她从来
没有想过要分给他哪怕一小匙粥。这粥他的先人总是分得到的,分粥的还总是一些没有学识
的夫人;粥里漂着厚厚的一层黄油和奶油。那只猫一听到这些,口水便流到小胡子上。
    “她说我只是一个概念!”小精灵说道。“这可是超出我的全部概念之外的!她否认我
嘛!我听到过这话,现在又听到了。她坐在那里跟那个专整治小孩的人,那个专科学生瞎
聊。我对老爹说,‘当心你的锅!’她不理会。现在我要让它潽出来。”
    小精灵吹着火,火燎得高高的,发着亮光。“苏——噜——潽”锅溢出来了。
    “现在,我要进去在老头的袜子上咬些洞!”小精灵说道。“我要在袜子趾头和后跟上
咬出大洞,这样她不写诗时,便有东西可以缝缝补补了。诗太太,补老头的袜子去!”
    猫听到了这里打了个喷嚏。他着凉了,尽管他总是穿着裘衣。
    “我把餐厅的门打开了,”小精灵说道,“里面摆着熬好的奶油,稠得和浆糊一样。你
要不要舔一舔!我可得舔一下!”“如果罪名由我承担,我得挨打,”猫说道,“那让我也
舔上一口奶油吧!”
    “先舔,再挨揍!”小精灵说道。“不过现在我得到专科学生的屋子里去,把他的腰带
挂到镜子上,把他的袜子扔到水盆里,好让他觉得混合酒太烈,让他晕头涨脑。夜里我要在
狗棚里的柴禾堆上过夜,我很喜欢逗那只看家狗。我把腿吊着晃来晃去,狗无论跳多高,都
够不着我的腿,这使它很恼火。它汪汪叫个不停,我晃个不停;简直太好玩儿了。专科学生
被吵醒了,三次爬了起来朝外望。不过他看不见我,尽管他戴着眼镜;他总是戴着眼镜睡
觉。”
    “太太来时告诉我一声!”猫说道。“我的耳朵不好使,我今天不舒服。”
    “你害的是没有东西舔的病!”小精灵说道。“把病舔好!把病舔跑!但是先把胡子擦
干净,别让奶油挂在上面!我现在要去偷听了。”
    小精灵站在门旁,门半掩着。除了太太和专科学生外,屋里没有旁人。他们在讨论专科
学生非常优雅地称之为每个家庭都应该置于锅碗之上的问题:灵气的问题。
    “吉瑟俄普先生!”太太说道,“现在我要趁这个机会,给您看一些我从未给世上任何
人,特别是男人看过的小诗。有几首,要知道,还真是蛮长的,我把它叫做《一位闺秀丁当
之作》!我喜欢古丹麦文。”
    “是的,应该坚持用古文!”专科学生说道,“应该把德文从语言中清除掉②!”
    “我也是这样做的!”太太说道。“您永远也听不到我说‘Kleiner’或‘Bu
tterdeig’③,我总是说Eedtkager和Bleddeig④”。
    于是她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写字本,绿色封面,上面还有两滴墨水渍。
    “这个本子里的东西都是很费了一番心血的!”她说道。“我对伤感的东西感触最深。
这几首叫《夜间的叹息》、《我的晚霞》和《当我得到克莱门森的时候》。克莱门森是我的
丈夫,这首您可以跳过去,尽管它很富感情,很有思想。《家庭主妇的职责》是最好的一
首!全都很伤感,我在这方面有才能。只有一首是幽默的,那一首的思想是活泼的。要知
道,快活的思想总还是会有的。想——您不要笑话我啊!——想——当个女诗人。这只有我
自己知道,我的抽屉知道。现在您,吉瑟俄普先生,也知道了!我喜欢诗,它控制着我,它
和我开玩笑,给我出主意,还管着我。我用《小精灵》这个题目来表达这些。您当然知道那
个关于屋子里总有一个看家小精灵在调皮捣蛋的古老迷信。我想过,我自己就是屋子。诗,
我内心的感受便是小精灵;有很大的一种激情在主宰着我;我在《小精灵》中歌颂了他的力
量和伟大!可是您得把手搁在心上对我发誓永不把这些泄露给我丈夫或者别人。大声地读,
让我看看您是否懂得我写的东西。”
    于是专科学生读了起来,太太听着,小精灵听着。你知道,他在偷听,而且恰好是在念
到《小精灵》的时候来的。“这和我有关呀!”他说道。“她会怎么写我?是的,我得咬
她,咬她的鸡蛋,咬她的小鸡,把她身上的肥牛似的膘都弄掉。瞧我怎么整治这位夫人!”
    他努起了嘴,伸长了耳朵听着。但是他听到的都是讲小精灵了不起的地方,他的威力,
他对夫人的统治,这是诗的艺术,你当然知道她的意思是什么,可是小精灵只是从题目的字
面上理解。小家伙越来越高兴,他高兴得眼睛闪闪发光,嘴角上露出惬意。他跷起了脚后
跟,用脚尖站着,一下子比以前长高了一寸。他对说到小精灵的地方很高兴。
    “太太很有灵气,很有教养!我真委屈了她!她把我收进了她的《丁当集》,这集子是
要印出来的,要被人读到的!现在可不能让猫去吃她的奶油了,我留着自己吃!一个人吃掉
的总比两个吃掉的少,这总是一种节省。我要实行这种规矩,尊敬的可贵的太太!”
    “瞧他这样,这小精灵!”老猫说道。“太太只要甜甜地喵地叫一声,喵地讲一番他,
他立刻就改变了自己的主意。她够精明的,这太太!”
    但是她并不精明,而是小精灵像是一个人。
    如果你不明白这个故事,那你便去问问别人。可是你别去问小精灵,也不要问太太。
    ①“治理它吧”引自圣经旧约《创世纪》第1章第28句。
    ②这是讽刺1848—1850年及1860年丹麦败给普鲁士之后的民族主义情绪的。
    ③德文。两字的意思是小点心和奶油糕。
    ④与前面相应的两个丹麦文。
    

[上一篇]        [关闭窗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