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杏坛小学语文教学>童话>安徒生童话

跳蚤和教授

 

    有一位气球驾驶员,他很倒霉,他的气球爆了,这位驾驶员摔了出来,跌得粉身碎骨。
他的儿子在出事前两分钟被他用降落伞送下,这是孩子的幸运。他没有受伤,他长大了,获
得了成为一个气球驾驶员的丰富的知识,但是他没有气球,也无力买气球。
    他得生活。于是他便学了耍戏法,他的技术很熟练,他能让肚子讲话;这叫做腹语术。
他很年轻,很漂亮。当他留起小胡子,穿上讲究的衣服的时候,他很可能被人看成是伯爵的
孩子。女士们觉得他很漂亮。是啊,甚至有一位小姐对他的美貌和技术入迷到这种程度,她
竟自愿随着他到了别的城市,去了外国。在那些地方他自称是教授,称号不能再低了。
    他一心一意要搞到一个气球,然后带着他的娇妻到天上去。不过,他们还没有足够的钱。
    “会有的!”他说道。
    “有就好了!”她说道。
    “我们年轻!现在我已经是教授了。面包屑也是面包啊!”她诚心地帮助他。她坐在门
前为他的表演卖票,这在冬天可是一件受冻的差事。她还在一个节目里给他当助手。他把自
己的妻子装在一张桌子的抽屉里,一个很大的抽屉;她从那里爬进后面的抽屉,于是前面的
抽屉里便看不见她了。这是一种障眼法。
    可是有一天他把抽屉拉开的时候,她离开了他,不见了。她不在前抽屉里,也不在后抽
屉里,整个屋子里都找不到她。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那是她的戏法。她再也没有回来,她
厌烦了。他也厌倦了,失去了兴趣,不笑,也不能开玩笑,于是再没有人来看节目了。他的
收入很少,穿的也渐渐地变得很糟。到最后他只剩下一只大跳蚤,那是妻子留下来的,所以
他很喜欢它。接着他给它穿上衣服,教它变戏法,教它举枪敬礼,教它放炮,不过是一尊小
炮。
    教授为跳蚤骄傲。它自己也很傲气,它学到了点东西,而且有了人的血液。它到过大城
市,见过王子公主,赢得了他们的高度赞扬。报纸上和招贴上印过它。它知道自己很出名,
能养活一个教授。是啊,养活整整一家人。
    它很骄傲,又很有名,可是当它和教授乘车旅行的时候,它们坐的是四等座位;车跑起
来,四等座位和头等座位一样快。他们有默契,他们永远不分离,永远不结婚。跳蚤当没有
结过婚的单身汉,教授当鳏夫。都是一样。
    “一个获得很大成功的地方,”教授说道:“不能再去第二次!”他很熟悉人情世故,
这也是一种艺术。
    最后,他游历过除去野人国以外的所有国家了。于是他想到野人国去。那里的人们把真
正的基督教徒吃掉,这一点教授是知道的。可是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基督教徒,跳蚤又不是
一个真正的人。所以他认为,他们应该去那里,好好地挣一笔钱。
    他们乘汽轮,坐帆船。跳蚤作表演,因此他们不花分文便完成了旅行,到了野人国。
    这里的统治者是一个小公主,她只有八岁,但是她统治着全国,她从父母手中得到了权
力。她很任性,格外美貌和淘气。
    跳蚤刚表演完举枪、致敬、放炮,她就迷上了它。她甚至说:“只嫁给它,别的谁也不
嫁!”她真是爱得发疯了,其实没有爱以前她就疯狂起来了。
    “可爱的小乖宝贝!”她的父亲说道,“得首先让它变成人!”
    “别管我的事,老家伙!”她说道。一位小公主对自己的父亲这么讲话很不像话,不过
她是个小疯子。
    她把跳蚤放在自己的小手上。
    “现在你是人了,跟我一起来统治吧!不过你得按我的话做。否则我便打死你,把教授
吃掉。”
    教授住在一间大厅里,墙是用甘蔗编的,可以走过去舐它,但是他不喜欢甜食。他睡的
是吊床,躺在上面,有些像躺在一只气球里,那东西是他一直向往的,也是他念念不忘的。
    跳蚤留在公主那边,坐在她的小手上,爬到她的娇嫩的脖子上。她揪下一根自己的头
发,教授得用它拴住跳蚤的腿,这样,她把它系在自己的珊瑚耳坠上。
    对公主来说,这是多么美好的时候,对跳蚤也是这样,她这么想着。但是教授不满意
了。他是漂泊惯了的人,喜欢从这个城市到那个城市,喜欢读报纸上夸奖他有毅力、很聪
明、把人类的行为都教给了一只跳蚤的文章。他日复一日地躺在吊床上,懒洋洋地吃着美
食:新鲜的鸟蛋,象的眼睛,烤长颈鹿腿肉。吃人的人不能靠人肉为生,那只是一道美味的
菜;“浓汁的小孩肩头肉,”公主的母亲说,“是最美味的菜。”教授厌烦了,很想离开这
个野人国。可是他得带走跳蚤,那是他的珍宝,又是赖以生活的东西。怎么才能把它弄回来
呢,这可不那么容易。
    他绞尽了脑汁,最后说:“有办法了!”
    “公主的父王,请赐我做些事吧!让我训练这个国家的居民学敬礼吧。这在世界上最大
的国家里,叫做教养!”
    “那你教我什么呢!”公主的父亲问道。
    “我最拿手的戏法,”教授说道,“是放大炮。炮弹可以让整个世界都震动,让天上所
有的美味鸟儿都被烤香了再落下来!这是炮弹轰的!”
    “把你的大炮拿出来!”公主的父亲说道。
    可是这个国家除了跳蚤带来的那尊以外,没有其他炮。而这尊炮太小了。
    “我铸一座大的!”教授说道。“只需要准备材料就是了!我要精细的丝绸、针和钱、
绳子和索子、灌气球用的神水——使气球鼓起来、变轻、升起来;气球给炮膛填炮弹。”
    他要的东西都有了。
    全国人都来看大炮。教授在没有把气球做好,充满气能上升之前,他没有喊他们。
    跳蚤坐在公主的手上望着。气球的气充满了,鼓了起来。快控制不住了,它就是那么野。
    “我得让它飞上天去,要让它冷却下来,“教授说道。于是他坐进了吊在气球下的篮子
里。
    “我单独一人没有办法驾驶它,我得有一位很有经验的同伴帮我。除了跳蚤外,这儿没
有这样的人!”
    “我不愿意!”公主说道,但是还是把跳蚤递给了教授,他把它放在自己的手上。
    “把绳子和索子解了!”他说道:“气球要飞了!”他们以为他在说:“大炮①!”
    于是气球越飞越高,穿过云层,离开了野人国。
    小公主,她的父亲和母亲、全国人都站在那里等着。他们一直还在等待呢。如果你不相
信,请到野人国去,那里的每个孩子都在谈论着跳蚤和教授;相信大炮冷却下来的时候,他
们会回来的。但是他们没有回来。他们现在和我们一起在这个国家里。他们在他们的祖国,
坐在火车里的头等座位上,不是四等座位。他们收入颇丰,有大气球。谁也没有问他们是怎
么弄到气球的,以及气球是从哪里来的。他们,跳蚤和教授,都是有身份的,高贵的人了。
    ①在丹麦文中,气球和大炮谐音。
    

 

[上一篇]        [关闭窗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