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鹅姑娘
    很久以前,有一个老王后,她的国王丈夫已经死了许多年,她有一个美丽漂亮的女儿。
女儿长大以后,与很远的国家的一个王子订了婚。到了快结婚的日子,老王后把一切都打点
好了,让她启程去王子所在的国家。她为女儿收拾了很多值钱的东西,有宝石、金子、银
子、装饰品和漂亮的衣物,总之,王宫里的东西应有尽有。老王后非常爱她这个孩子,给她
安排了一个侍女陪同她一道前往,千叮咛,万嘱托,要侍女把她的女儿送到新郎手中。并为
她们配备了两匹马作为旅行的脚力。公主骑的一匹马叫法拉达,这匹马能够和人说话。
    到了要出发的时候,老王后到自己的卧室里拿出一把小刀,把自己的头发割了一小绺下
来,拿给她的女儿说:“好好的保管着,我亲爱的孩子,它可作为你的护身符保佑你一路平
安的。”她们伤心地互相道别后,公主把她母亲的头发揣进了怀里,骑上马,踏上了前往新
郎王国的旅程。
    一天,她们骑着马沿着一条小溪边赶路,公主觉得渴了起来,对她的侍女说:“请下去
到那条小溪边,用我的金杯给我舀点水来,我想喝水了。”侍女说道:“我不想下去,要是
你渴了,你自己下去趴在水边喝就是了,我不再是你的侍女了。”公主渴得难受,只得下马
来到小溪边跪着喝水,因为她不敢拿出自己的金杯来用。她哭泣着说:“老天呀!我这是变
成什么了?”她怀里的头发回答她说:
    “哎呀呀!哎呀呀!
    要是你母亲知道了,
    她的心会痛苦、会悲哀、会叹惜。”
    公主一贯都非常谦卑,逆来顺受,所以她没有斥责侍女的粗暴行为,而是不声不响地又
骑上马赶路了。
    她们向前走了不少路之后,天气变得热起来了,太阳火辣辣地热得灼人,公主感到又渴
得不行了。好不容易来到一条河边,她忘了侍女对她的粗暴无礼,说道:“请下去用我的金
杯为我舀点水来喝。”但侍女对她说话的口气比上次更加傲慢无礼:“你想喝就去喝吧,我
可不是你的侍女。”干渴使公主不得不自己下马来到河边,俯下身去。她面对河水哭叫着
说:“我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怀里的头发又回答她说:
    “哎呀呀!哎呀呀!
    要是你母亲知道了,
    她的心会痛苦、会悲哀、会叹惜。”
    当她探头到河里喝水时,那绺头发从她怀里掉了出来,由于心情紧张害怕,她一点也没
有察觉,头发随着河水漂走了。但她那位侍女却看见了,她非常兴奋,因为她知道那是公主
的护身符,丢失了护身符,这位可怜的新娘就可以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所以当新娘喝完
水,准备再跨上法拉达时,侍女说:“我来骑法拉达,你可以换我的马骑。”公主不得不和
她换马骑。过了不久,她又要公主脱下她的公主服装,换上侍女的装束。
    经过长途跋涉,她们终于快到这次旅途的目的地了。那个背信弃义的阴险女仆威胁公主
说,如果她向任何人提起发生的事,就要将她杀死。可是法拉达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记在了
心头。然后女仆骑上法拉达,真正的新娘却骑着女仆的马,沿着大路,一直走进了王宫大
院。王子知道她们来了,极为高兴,飞跑出来迎接她们。他把侍女从马上扶下来,以为她就
是自己的未婚妻,带着她上楼到了王宫内室,却让真正的公主待在下面的院子里。
    但是,老国王从窗户望出去,发现站在下面院子里的她看上去是那么漂亮,气质是那么
超尘脱俗,不像是一个侍女。就跑进内室去问新娘:“与你一同来的,站在下面院子里的姑
娘是什么人?”侍女新娘说:“她是我带在路上作伴的丫头,请给她一些活干,以免她闲着
无聊。”老国王想了一会儿,觉得没有什么适合她干的活,最后说:“有一个少年替我放
鹅,就请她去帮助他吧。”这样,她这个真正的新娘就被派去帮助那个少年放鹅了,少年的
名字叫柯德金。
    不久,假新娘对王子说:“亲爱的丈夫,请帮我做一件令我称心的事吧。”王子说道:
“我很愿意效劳。”“告诉你的屠夫,去把我骑的那匹马的头砍下来。因为它非常难以驾
驭,在路上它把我折磨得够苦的了。”但实际上她是因为非常担心法拉达会把她取代真公主
的真象说出来,所以才要灭口。于是忠诚的法拉达被杀死了。当真公主听到这个消息后,她
哭了,乞求那个屠夫把法拉达的头钉在城门那堵又大又黑的城墙上,这样,她每天早晨和晚
上赶着鹅群经过城门时仍然可以看到它。屠夫答应了她的请示,砍下马头,将它牢牢地钉在
了黑暗的城门下面。
    第二天凌晨,当公主和柯德金从城门出去时,她悲痛地说:
    “法拉达,法拉达,
    你就挂在这里啊!”
    那颗头回答说:
    “新娘子,新娘子,你从这儿过去了,
    哎呀呀!哎呀呀!
    要是你母亲知道了,
    她的心会痛苦、会悲哀、会叹惜。”
    他们赶着鹅群走出城去。当他们来到牧草地时,她坐在那儿的地埂上,解开她波浪一般
卷曲的头发,她的头发都是纯银的。柯德金看到她的头发在太阳下闪闪发光,便跑上前去想
拔几根下来,但是她喊道:
    “吹吧,风儿,吹过来吧!
    吹走柯德金的帽子!
    吹吧,风儿,吹走吧!
    让他去追赶自己的帽子!
    吹过小山,
    吹过山谷,
    吹过岩石,卷着帽子走吧!
    直到我银色的头发,
    都梳完盘卷整齐。”
    她的话声刚落,真的吹来了一阵风。这风真大,一下子把柯德金的帽子给吹落下来了,
又卷着帽子吹过小山,柯德金跟着它追去。等他找着帽子回来时,公主已把头发梳完盘卷整
齐,他再也拔不到她的头发了。他非常气恼,绷着脸始终不和她说话。俩人就这样看着鹅
群,一直到傍晚天黑才赶着它们回去。
    第三天早晨,当他们赶着鹅群走过黑暗的城门时,可怜的姑娘抬眼望着法拉达的头又哭
着叫道:
    “法拉达,法拉达,
    你就挂在这里啊!”
    马头回答说:
    “新娘子,新娘子,你从这儿过去了,
    哎呀呀!哎呀呀!
    要是你母亲知道了,
    她的心会痛苦、会悲哀、会叹惜。”
    接着,她赶着鹅群来到牧草地,又坐在草地上和前一天一样开始梳她的头发,柯德金看
见了跑上前来,又要拔她的头发,但她很快说道:
    “吹吧,风儿,吹过来吧!
    吹走柯德金的帽子!
    吹吧,风儿,吹走吧!
    让他去追赶自己的帽子!
    吹过小山,
    吹过山谷,
    吹过岩石,
    卷着帽子走吧!
    直到我银色的头发
    都梳完盘卷整齐。”
    风马上吹过来了,吹落了他的帽子,卷着它很快飞过小山,到了很远的地方,柯德金只
好跟着追去。当他回来时,她已经盘起了自己的头发,他又拔不到了。他们和前一天一样,
一起看守着鹅群,一直到天黑。
    晚上,他们回来之后,柯德金找着老国王说:“我再也不要这个奇怪的姑娘帮我放鹅
了。”国王问:“为什么?”“因为她整天什么事都不做,只是戏弄我。”国王就要少年把
一切经历都告诉他。柯德金说道:“当我们早上赶着鹅群经过黑暗的城门时,她会哭泣着与
挂在城墙上的一个马头交谈,说道:
    ‘法拉达,法拉达,
    你挂在这里啊!’
    然后马头会说:
    ‘新娘子,新娘子,你从这儿过去了,
    哎呀呀!哎呀呀!
    要是你母亲知道了,
    她的心会痛苦、会悲哀、会叹惜。
    柯德金把发生的所有事都告诉了国王,包括在放鹅的牧草地上,他的帽子如何被吹走,
他被迫丢下鹅群追帽子等等。
    但国王要他第二天还是和往常一样和她一起去放鹅。
    当早晨来临时,国王躲在黑暗的城门后面,听到了她怎样对法拉达说话,法拉达如何回
答她。接着他又跟踪到田野里,藏在牧草地旁边的树丛中,亲眼目睹他们如何放鹅。过了一
会儿,她又是怎么打开她那满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头发,然后又听到她说:
    “吹吧,风儿,吹过来吧!
    吹走柯德金的帽子!
    吹吧,风儿,吹走吧!
    让他去追赶自己的帽子!
    吹过小山,
    吹过山谷,
    吹过岩石,
    卷着帽子走吧!
    直到我银色的头发
    都梳完盘卷整齐。”
    话音刚停,很快吹来了一阵风,卷走了柯德金的帽子,姑娘及时梳理完头发并盘卷整
齐。一切的一切,老国王都看在了眼里。看完之后,他悄悄地回王宫去了,他们俩都没有看
到他。
    到了晚上,牧鹅的小姑娘回来了,他把她叫到一边,问她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她满眼
是泪地说:“我不会告诉包括你在内的任何人,否则我就会被杀死的。”
    但是老国王不停地追问她,逼得她不得安宁,她只得一字一句地把一切都告诉了他。她
这一说,才使她自己从苦难中得以解脱出来。老国王命令给她换上王室礼服,梳妆打扮之
后,老国王惊奇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此时的她真是太美了。他连忙叫来自己的儿子,告
诉他现在的妻子是一个假冒的新娘,她实际上只是一个侍女,而真正的新娘就站在他的旁
边。年青的国王看到真公主如此漂亮,听到她如此谦卑容忍,欢喜异常。什么话也没有说,
只是传令举行一个盛大的宴会,邀请所有王公大臣。新郎坐在上首,一边是假公主,一边是
真公主。没有人认识真公主,因为在他们的眼中,她是如此秀美华贵,令人不可逼视,她已
完全不像牧鹅的小姑娘了,现在,她的穿着也是光艳照人。
    当他们吃着喝着时,客人们都非常高兴,老国王把他所听到的一切作为一个故事讲给大
伙听了。又问真正的侍女,她认为应该怎样处罚故事中的那位侍女。假新娘说道:“最好的
处理办法就是把她装进一只里面钉满了尖钉子的木桶里,用两匹白马拉着桶,在大街上拖来
拖去,一直到她在痛苦中死去。”老国王说:“正是要这样处理你!因为你已经很公正地宣
判了对自己罪恶的处理方法,你应该受到这样的惩罚。”
    年青的国王和他真正的未婚妻结婚了,他们一起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交共同治理着
国家,使人民安居乐业。
    
[上一页]    [关闭窗口]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