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杏坛小学语文教学童话木偶奇遇记

table>

第三十二章

 这是一个什么晴天霹雳呢?

  我亲爱的小读者,我这就来告诉大家,这个晴天霹雳就是:皮诺乔早晨醒来,自然而然地伸手去抓头,他一抓头就发现……

  诸位猜他发现了什么?

  他大吃一惊,竟发现他的两只耳朵变得比手掌还大。

  诸位知道,木偶有生以来,两只耳朵是很小很小的,小得连看也看不见!诸位想象一下,当他发现两只耳朵一夜工夫变得那么长,长得像两把地板刷子的时候,他是多么吃惊啊。

  他马上去找镜子照,可是镜子没找到,就在洗脸架上的洗脸盆里倒上水,往水里一看,就看见了他永远不想看见的事情,也就是说,他看见他的影子在头上添了一对妙不可言的驴耳朵。

  请诸位想想,可怜的皮诺乔这一来是多么苦恼、害澡和绝望啊!

  他开始又哭又叫,用脑袋去撞墙。可他越是绝望,耳朵长得越长,直到耳朵尖都长出毛来。

  听到这哇哇叫声,住楼上的一只漂亮土拨鼠走进木偶的屋子,看见他像发了疯似的,就关心地问他:

  “你怎么啦,我的好邻居?”

  “我病了,我的小土拨鼠,病得很厉害……害的这种病可真叫我害怕!你会把脉吗?”

  “会一点。”

  “那就看看我有没有发烧吧。”

  土拨鼠举起右前爪,把过皮诺乔的脉以后,叹看气说:

  “我的朋友,我真抱歉,可也只好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

  “什么消息?”

  “你在发高烧!……”

  “发什么样的高烧,”

  “发驴子的高烧。”

  “什么驴子的高烧,我不明白!”木偶嘴里这么回答,其实他心里太明白了。

  “那我来给你解释。”土拨鼠说下去,“你要知道,在两三个钟头之内,你就不再是一个木偶,也不是一个孩子……”

  “那是什么呢?”

  “在两三个钟头之内,你就要变成一头真正的驴子,跟拉车和驮白菜生菜到菜市去的驴子一模一样。”

  “噢!我真苦命啊!我真苦命啊!”皮诺乔哭叫着,用手抓住两只耳朵,拼命地又拉又拔,好像这是别人的耳朵,

  “我亲爱的,”土拨鼠为了安慰他,对他说,“你想怎么办呢?这是注定了的。圣人早就在书上写着,懒孩子不爱书本,不爱学校,不爱老师,整天玩乐,早晚都要变成这种小驴子。”

  “这是真的吗?”木偶哭着回。

  “不幸得很,这是真的!如今哭也没用。早就该想到!”

  “可错的不是我。小土拨鼠,请你相信我,错的全是小灯芯!……”

  “这个小灯芯是谁?”

  “是我的一个同学。我想回家,我想听话,我想继续学习,我想有出息……可小灯芯对我说:‘你干吗要学习,自讨苦吃呢?你干吗想上学呢?还是跟我走吧,上“玩儿国”去。到了那里,咱们就再不用学习了,可以从早玩到晚,老是快快活活的。’”

  “那你为什么听这个假朋友的话,听这个坏同学的话呢?”

  “为什么……我的小土拨鼠,因为我是个木偶,没头脑……没心肝。噢,我有一点儿心肝就好了,我就不会抛弃好仙女了。她像妈妈一样爱我,为我做了那么多的事!……而且我这会儿也不再是个木偶了……我已经是个真正的孩子,跟所有的孩子一样!噢……我要是碰到小灯芯,我要叫他倒霉!我要骂他一通,骂他个狗血喷头!……”

  他说着就要出去。可他一到门口,就想起那对驴耳朵,真不好意思让人看到。他发明了一个什么办法呢?他拿起一顶棉的大尖帽戴在头上,一直拉到鼻尖那儿。

  他这才出去,到处找小灯芯。他在街上找,在广场上找,在小戏棚里找。到处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小灯芯。他在街上见人就问,可谁也不知道。

  于是他上小灯芯家去找,到了他家就敲门。

  “谁呀,”小灯芯在里面问。

  “是我!”木偶回答说。

  “等一等,我这就给你开门。”

  过了半个钟头门才打开。诸位想象一下皮诺乔有多么奇怪,因为他走进屋子,看见他的朋友小灯芯也戴着一顶棉的大尖帽,也一直拉到鼻子底下。

  皮诺乔一看见帽子,就觉得心宽一些,马上想:

  “我这位朋友说不定也是跟我害一样的病吧?他也在发驴子的高烧?……”

  他装作什么也没看见,微笑着问他说:

  “你好吗?我亲爱的小灯芯?”

  “很好,就像一只耗子住在一块干酪里。”

  “你这是真话吗?”

  “我干吗要说谎?”

  “对不起,朋友,你头上干吗戴那么一顶棉的大尖帽,把你的耳朵都盖住了?”

  大夫吩咐我这么办,因为我这个膝盖不舒服。亲爱的木偶,那你呢?干吗也戴这么一顶棉的大尖帽,一直拉到鼻子底下呀?”

  “也是大夫吩咐的,因为我一只脚擦伤了。”

  “噢,可怜的皮诺乔!……”

  “噢,可怜的小灯芯!……”

  讲完这番话以后,两个朋友老半天不说话,只是用讥笑的眼光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最后木偶用很甜很细的声音对他的同学说:

  “我很想知道,请你告诉我,我亲爱的小灯芯,你从来没害过耳病吗?”

  “没有!……你呢?”

  “没有!不过从今天早上起,有一只耳朵叫我很不痛快。”

  “我也是的。”

  “你也是?……你哪只耳朵不舒服?”

  “两只都不舒服。你呢?”

  “也是两只。害同样的病吗?”

  “我怕是的。”

  “你肯答应我一件事吗?小灯芯?”

  “很乐意!打心底里高兴。”

  “你让我看看你的耳朵好吗?”

  “有什么不好?可我想先看看你的,亲爱的皮诺乔。”

  “不行、先看你的。”

  “不,不,亲爱的!先看你的,再看我的!”

  “那么,”木偶说,“咱俩订个君子协定。”

  “先听听协定的内容。”

  “咱俩同时摘帽子,同意吗?”

  “同意。”

  “好,准备!”

  皮诺乔开始大声数:

  “一!二!三!”

  “一说到三,两个孩子同时摘下帽子,扔到半空。

  这时候出现的场面要不是千真万确的,就会叫人觉得不可相信,这个场面就是:皮诺乔和小灯芯—看见两个人遭到的都是同样的不幸,就不但不觉得害噪和伤心,反而拼命盯着对方长得老长的耳朵看,大开玩笑,最后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笑啊,笑啊,笑啊,只要还能站住,就一个劲儿地笑个不停。可小灯芯正笑得起劲,忽然住了笑,摇摇摆摆,脸色大变,对他的朋友说:

  “救命啊,救命啊,皮诺乔!”

  “你怎么啦?”

  “唉哟!我再也站不住了。”

  “我也站不住了,”皮诺乔也哭着摇摇晃晃地叫起来。

  他们正叫嚷间,两个都在地上趴了下来,用两手两脚爬着走,开始在屋子里团团转地跑了起来。他们跑着跑着,胳膊变成了腿,脸也拉长,变成了驴子脸,背上长满了亮灰色的毛,还夹着黑斑点。

  诸位知道,这两个倒霉家伙最糟糕的是哪一个时刻吗?最糟糕最丢脸的时刻就是觉得屁股后面长出了尾巴。他们又害臊又伤心,开始哇哇大哭,抱怨命苦。

  可是到头来连抱怨叫苦也办不到了!他们发出来的不是叫苦抱怨的话,而是驴子的叫声。他们同声大叫:伊—呀,伊—呀,伊—呀。

  这时候外面有人敲门,说:

  “开门!是我,带你们上这儿来的赶车人。马上开门,要不你们就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