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杏坛小学语文教学故事世界上下五千年
太阳之子埃赫那吞
    埃赫那吞(约公元前1379—1362在位),是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的国王。
    埃赫那吞原名阿蒙霍特普四世,是埃及国王阿蒙霍特普三世(约公元前1417—13
79在位)的小儿子。他的母亲名叫提伊,虽然不是王族家庭出身,却具有一定胆识,能协
助丈夫治国。
    第十八王朝(约公元前1570—1320)是古埃及史上的强盛时期。经过多次的侵
略扩张,帝国的版图北至叙利亚的卡赫米什,南面一直伸展到尼罗河第四瀑布。
    埃赫那吞从小便博展览群书,满腹经纶,但性子倔强,认准一个理儿不放,几匹马也拉
不回来。在他成为法老之前,他就对阿蒙神庙僧侣们互相抱团的作法不满,对僧侣们在地方
上的骄横也早有所闻,因此便决心削减阿蒙神庙的僧侣势力。他即位后,起用了一批新的大
臣,换了新的宰相,又从下层官吏中提拔了一些资历较浅的新官吏,使他们成为自己政权的
支柱。比如负责宫廷朝仪的长宫麻伊,本为地方上小奴隶主家庭出身,起初充当王室的下级
书吏。平时他小心谨慎,唯上司命令是从,但同时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窥视晋升邀宠的
时机。当他知道新法老崇尚阿吞神的意向,他便绞尽脑汁写出一首肉麻的阿吞颂歌献给法
老。埃赫那吞和他的妻子涅菲尔提读后连声称好,立即把麻伊提升到一个重要的位置。
    埃赫那吞偏爱希利奥波里城的地方神阿吞神(太阳神),因此,在他即位之后,便下令
以阿吞神取代阿蒙神为全国最高神,命令全体子民一律供奉新神。为此,他将自己的名字阿
蒙霍特普(阿蒙的钟爱者的意思)改成埃赫那吞,意即阿吞的光辉。还自称自己是阿吞神的
儿子。
    古埃及全国虽有一个主神,但各地还有五花八门的低一级的地方神。你崇拜你的,我崇
拜我的,井水不犯河水,一个地方一个样儿,或几个样儿。许多崇拜对象对今天的人来说都
似乎不可理解。比如一副弓箭,某件木制的雕刻制品,某种石头都能成为圣物。至于土地、
河流、雨水、泉水、雷、电,则更使他们顶礼膜拜。此外,许多鸟兽昆虫也是崇拜偶像,简
直无处没有神。
    埃赫那吞在全国推行新神取缔旧神的同时,还要借清除阿蒙神庙僧侣贵族之机,靠行政
命令将千百年来古埃及人崇拜的其它的神一扫而光。这一措施令习惯阿蒙神和地方神的埃及
人十分奇怪:“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阿蒙神不让拜了?我们自己的神也不让拜了?
一时间不知内情的百姓都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国家安宁了不少日子,看来又要出大乱
了。“于是富人忙着藏匿私人财产,迁到乡间避祸。僧侣们如热锅上的蚂蚁,上窜下跳,企
图影响埃及赫那吞的决策。宫廷内部也不安宁。王族成员和一些高级僧侣们便请已经退位的
老法老阿蒙霍特尊三世和王后劝劝埃赫那吞。
    老法老和王后知道儿子不会听他们的话,但又担心国家因此出现战乱,于是趁一天晚上
埃赫那吞向他们请安时对他说:“儿啊,做事情不可走极端。我这辈子承蒙阿蒙神照顾,国
家太平、祥和。你一下子改弦易辙,如此对待阿蒙神和他的仆人,不仅得罪神,还会触怒许
多人。不如现在便收回成命,放弃树阿吞的打算,化动为静,恢复国内的平和。”埃赫那吞
听罢皱起眉头,说:“父亲,近日来我已听到许多谣言,也有背后骂我咒我的人,蠢蠢欲动
的人,我已命军队严加防范。现在您们来劝诫我。我知道您与他们不同,是担心我把事情搞
糟。您所说的道理我也明白。但阿蒙神庙的僧侣势力太大,经常干预朝政,现在他们更加嚣
张,诽谤君主,煽动百姓,若不采取果断措施,将来一定要酿成大祸,不如早早快刀斩乱
麻,废除阿蒙神,只尊阿吞神,才能使江山稳固。”
    老法老说:“你的意见虽好,但僧侣为朝廷诚心服务多年,阿蒙神也为百姓崇拜多年,
你要是变教,连我和你母亲都难以理解,何以说服天下?我劝你还是三思后行才好。”
    埃赫那吞回答说:“父亲,我决心已定,决不会更改。我知道阿蒙神是底比斯的保护
神,可谓根深蒂固。阿蒙神庙僧侣及其家人关系盘根错节,牵三挂四,使我政令难以实行。
我想好对策,将首都迁往中部,一则避开阿蒙神庙僧侣的纠缠,二则便于管理上下埃及和亚
洲行省。至于百姓一时不解,那只是时间问题,他们迟早会习惯新神的。”
    老法老一听忙摇头,说道:“万万不可。迁都是国家的一件大事,不能轻率决定。即使
你这么做,我和你母亲也不会挪动。我们老了,你已长大成人,父亲的话可以不听,但你要
知道,我们都是为你好才这样说的。我们还要说,你不能这样过激。”
    埃赫那吞说:“父母亲的话我记住了,您们放心。”回到宫里,埃赫那吞闷闷不乐,王
后涅菲尔提问他为什么这样不高兴,他便把老法老和王后劝他的事情说了,涅菲尔提王后想
了一下,便对埃赫那吞说:“如果这样,我劝陛下还是暂缓行事吧”。
    埃赫那吞说:“僧侣的反对是意料之中的,但对我的行动如此不满却没想到。收回成
命,他们自然满意,但我自己的面子、权威却在天下人面前丢尽了。况且僧侣们也未必就此
罢休,他们心里藐视我的懦弱。既为一国之君,就需言必行,行必果。我得罪了阿蒙神的僧
侣就得罪到底,但同时也取得了阿吞神僧侣的赞同,有得必有失。而且以赫伦希布的将领为
首向我表示效忠,他们不满僧侣们所做所为。有军队和手下一班人马,就不怕这帮装神弄鬼
的人兴风作浪。”涅菲尔提见埃赫那吞决心已定,就不再劝了。
    第二天埃赫那吞当着文武百官发布命令:“由于阿吞神的感召和阿蒙神庙祭司拒不服从
我的命令,自本日起关闭全国各地非阿吞神的神庙,将僧侣赶出庙门回家,还俗为民。一切
公共建筑物和纪念物上的阿蒙的名字必须彻底清除。在全国各个城市必须建起至少一座阿吞
神庙,各级地方官员要带头向我的父亲阿吞神献祭、宣誓、永远忠于英明、伟大的造物主阿
吞。”
    接着,埃赫那吞又宣布:已没收的其他神庙的土地划归阿吞神庙,禁止僧侣参政。首都
迁往底比斯以北300公里的希尔摩。为新都取名‘埃赫塔吞’,意为‘阿吞的地界’。让
麻伊负责营建新都,赫伦希布负责取缔一切非阿吞崇拜。各级官员必须听从调遣,消极怠工
或拒不服从者必严加惩处。文武百官听罢,个个目瞪口呆。埃赫那吞视若无睹,挥手道:
“此令已出,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亦要执行。”随后离开御座,转身退朝。。
    当天下午,大批军队分头查抄了底比斯的各大阿蒙神庙,强行将僧侣们赶出庙门。死活
不愿走的被士兵生拉硬拖至门外。许多僧侣背着行李卷离开多年生活的庙宇时热泪盈眶,内
心里痛骂埃赫那吞。阿吞庙的僧侣则轻松愉快,接管了阿蒙神庙的大批田产、奴隶和其它财
产。
    埃赫那吞在位第六年,动员几十万劳工建设的新都埃赫塔吞落成,包括宏伟的王宫、高
官显贵的住宅、可与底比斯阿蒙神庙媲美的阿吞神庙、部队营房。埃赫那吞由祭司选出个良
辰吉日,率领满朝文武官员,并带各自家眷奴仆,以及保卫京师的卫戍部队,浩浩荡荡迁往
新都。
    埃赫那吞迁入新宫后便无心朝政,整天陶醉在宗教生活和宫廷生活中,政事由麻伊掌
管,军事托付给赫伦希布。这俩人因为与阿蒙僧侣贵族有利害冲突,因而很是卖力。埃赫那
吞本人则疏于朝政,对下放松监督,于是统治日益松弛,国家机器像一驾陈旧的马车,虽能
运行,但到处吱嘎乱响,运转不畅。
    底比斯的僧侣仍然明里暗里结集,举行向阿蒙神的献祭活动。起初,各个城市的长官还
严办违令者,但久禁不止之后也就索性睁一眼闭一眼,更关心的是中饱私囊了。老百姓受租
税和服劳役的双重压迫,牢骚满腹。新王国充满了危机,但埃赫那吞却脱离现实,继续生活
在他自己的理想境界当中。他自认为是阿吞神同人间联系的唯一使者,夫妇两人每日上午带
着子女去神庙祷告、献祭,下午便呆在宫内玩乐。
    埃赫那吞酷爱颂歌和雕刻艺术,麻伊为首的一帮文人投其所好,创造出一首首吹捧阿吞
和法老的诗,什么:“由于您的英明,到处都是一片祥和;”什么“您像阿吞一样圣明,人
们只要遵照您的教导,就会过上幸福的生活。”每当他听到这些颂词时,便十分的高兴。但
是那些仇恨埃赫那吞改革的阿蒙神庙的僧侣们,却在一直在找机会想刺杀埃赫那吞。
    一天,埃赫那吞和老皇后同坐一车去阿吞庙祭神。他心情愉快,一路对母亲介绍街边的
景物。突然马车停了下来,埃赫那吞朝前看去,原来是一个人拦住了车队。卫士长上前询
问,这个人说有冤状上告。埃赫那吞让那青年到自己车边来,由书吏长麻伊代他接收。这个
人跪行到国王所坐的马车轮下。麻伊则从马上俯身刚要去接状纸,说时迟那时快,这一青年
一跃而起,从纸卷中抽出一把锋利的青铜短刀,向车上的法老胸部猛刺过去。“啊!”埃赫
那吞本能地惊叫一声,又本能地向后闪去,老太后吓得当时就昏过去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
际,车右侧的卫士横转过青铜矛,狠劲捅向刺客的后背。矛头破腔而入,刺客未及刺到法老
便沉重地倒了下去,恰好压在法老的身上,那刀尖几乎碰到法老的鼻子。
    国王遇刺的消息很快伟开,阿蒙神庙的僧侣们借机又放出风来说:“这是阿蒙神对法老
的一次警告,假如他还要倒行逆施,就要受到更严厉的惩罚。”
    一时间,埃及全国上下一片人心惶惶。王后涅菲尔提忧心仲仲劝埃赫那吞不要再这样下
去了。不料,埃赫那吞大发脾气,将王后斥责了一通。王后伤心极了,便带着孩子回到了底
比斯,直到死后,夫妻二人也没有再见一面。
    公元前1326年,埃赫那吞在众叛亲离中去世。王后涅菲尔提未能饶恕他,没有出席
他的葬礼。刚刚9岁的吐坦哈吞即位。
    以麻伊为首的大臣们上表一致要求将首都迁回底比斯。不久,新国王颁布命令,将首都
迁回底比斯,为阿蒙神庙僧侣彻底平反,归还庙宇财产,由国库对一些被处死的僧侣的家属
和致残的僧侣进行赔偿。在僧侣的压力下,吐坦哈吞(意即阿吞的鲜活形象)的名字也改为
吐坦卡蒙(阿蒙的鲜活形象)。
    吐坦卡蒙18岁就突然死了。奇怪的是昔日的臣子麻伊却成了法老。没有多久赫伦希布
又依仗军队夺取了王位。埃赫塔吞城被宣布为“邪恶的地方,渐渐变成了一片废墟。

  
前      返回世界上下五午年     后